吳 倩 蓮 : 一 個 人 的 旅 行

資 料 來 源 :WOMEN'S WORLD 女 性 大 世 界  2002 . 10 ( 下 半 月 )

文 / 蕭 慧   攝 影 / 娟 子   化 妝 / 田 洪 亮     場 地 / 東 方 明 珠 攝 影 棚

    
「 活 在 這 個 地 球 上 , 為 何 不 去 看 看 這 個 世 界 ? 最 好 先 準 備 你 的 對 白 ; 否 則 , 當 外 星 人 到 你 家 做 客 時 , 該 怎 麼 去 介 紹 你 居 住 的 地 球 呢 ? 」

     沙 巴 神 山 (Mt.Kimball ) 海 拔 4095.2 m ( 13435ft ) , 因 長 年 雲 霧 繚 繞 , 且 山 峰 為 火 山 溶 岩 所 形 成 的 巨 石 , 使 它 充 滿 神 秘 感 。 當 地 原 住 民 部 落 Duson 族 人 , 見 如 此 奇 形 怪 狀 的 山 , 覺 得 那 是 人 死 後 靈 魂 歸 去 的 地 方 , 於 是 崇 拜 它 , 並 每 年 舉 行 儀 式 獻 上 祭 禮 。

     在 這 樣 一 座 交 織 著 靈 性 與 傲 慢 的 神 山 之 上 , 有 一 個 瘦 瘦 小 小 的 女 人 正 在 拼 命 試 圖 去 征 服 它 , 她 虔 誠 地 一 步 一 步 地 向 上 攀 登 著 , 她 的 身 體 從 沒 有 如 此 不 自 禁 地 顫 抖 著 , 似 乎 在 突 然 間 了 解 了 帕 金 森 病 患 的 痛 苦 , 她 控 制 不 了 自 己 , 便 一 直 小 聲 地 咒 罵 自 己 。 

     當 太 陽 在 山 巔 中 的 雲 層 露 出 幾 道 曙 光 時 , 她 的 抖 動 和 咒 罵 自 動 停 止 , 被 這 一 偉 大 的 景 象 震 懾 住 了 , 神 山 也 像 一 位 老 人 家 一 樣 微 笑 著 . . . 在 一 瞬 間 , 她 感 到 了 從 未 有 過 的 一 種 感 動 , 對 著 神 山 , 她 由 衷 地 表 達 著 自 己 : 「 我 不 是 想 征 服 您 , 只 是 聽 過 您 的 傳 說 , 令 人 心 生 嚮 往 。 您 看 顧 這 麼 多 的 靈 魂 , 從 遠 古 到 今 天 。 您 是 多 麼 偉 大 , 矗 立 在 婆 羅 州 上 。 您 是 精 神 的 象 徵 , 您 是 Dusum 族 人 的 上 帝 , 您 雖 然 其 貌 不 揚 , 卻 慈 祥 地 看 顧 著 島 上 的 人 類 , 很 少 發 脾 氣 。 我 敬 畏 您 , 崇 拜 您 , 更 想 在 山 巔 上 和 您 對 話 。 但 , 我 實 在 沒 有 準 備 , 連 一 件 像 樣 的 衣 服 也 沒 有 , 如 何 能 在 攝 氏 零 度 的 山 上 見 您 呢 ? 」 謙 卑 的 聲 音 回 響 在 被 雲 霧 籠 罩 的 神 山 上 空 。

     2001 年 8 月 10 日 凌 晨 5 點 , 這 個 瘦 小 的 女 人 終 於 登 上 了 沙 巴 神 山 之 頂 , 又 一 次 完 成 了 她 的 征 服 之 旅 , 她 就 是 吳 倩 蓮 。 

極 貧 旅 行 法

     要 不 是 親 耳 聽 到 吳 倩 蓮 娓 娓 地 講 述 她 的 奇 異 旅 行 , 真 的 不 敢 相 信 眼 前 這 個 看 上 去 瘦 弱 得 不 堪 一 擊 的 小 女 人 , 會 是 一 個 每 年 都 要 堅 持 獨 自 去 旅 行 , 並 且 從 不 住 酒 店 , 而 只 吃 麵 包 、 喝 果 汁 的 自 助 旅 行 者 。 「 活 在 這 個 地 球 上 , 為 何 不 去 看 看 這 個 世 界 ? 最 好 先 準 備 你 的 對 白 ; 否 則 , 當 外 星 人 到 你 家 做 客 時 , 該 怎 麼 去 介 紹 你 居 住 的 地 球 呢 ? 」

     常 年 習 慣 於 獨 自 一 人 旅 行 的 吳 倩 蓮 , 旅 行 足 跡 至 今 已 遍 及 了 歐 亞 各 地 , 今 年 終 於 完 成 了 期 盼 已 久 的 西 班 牙 和 葡 萄 牙 的 遠 程 之 旅 , 至 此 , 她 的 「 地 中 海 三 大 半 島 」 旅 行 計 劃 總 算 可 以 圓 滿 地 畫 上 句 號 了 。 而 與 一 般 觀 光 客 不 同 的 是 , 小 倩 所 採 取 的 是 一 種 叫 做 「 極 貧 旅 行 法 」 的 方 式 , 絕 少 利 用 觀 光 酒 店 , 而 是 入 住 到 當 地 人 家 , 甚 至 經 常 睡 在 火 車 上 , 體 驗 真 正 的 當 地 生 活 。

     「 我 很 尊 重 極 貧 旅 行 的 方 式 , 這 是 我 唯 一 能 夠 了 解 當 地 風 土 民 情 的 最 好 方 法 , 如 果 老 是 住 在 酒 店 就 會 有 距 離 , 而 醒 來 時 一 點 都 不 會 感 覺 是 在 當 地 。 」 採 用 如 此 艱 苦 的 旅 行 方 式 , 讓 小 倩 接 觸 到 了 各 形 各 色 的 人 文 風 土 , 也 累 積 了 豐 富 的 生 活 經 驗 。 在 順 利 完 成 了 「 地 中 海 之 旅 」 後 , 小 倩 自 豪 地 總 結 說 : 「  和 地 中 海 人 打 交 道 , 我 已 經 有 了 自 己 的 一 套 方 法 , 其 實 他 們 都 是 很 直 率 的 那 種 人 , 他 們 很 熱 情 , 尤 其 是 對 於 黃 皮 膚 的 人 , 會 熱 情 地 招 待 你 , 你 根 本 不 需 偽 裝 你 自 己 , 只 要 把 你 最 真 的 一 面 表 現 出 來 就 可 以 了 。 」

不 能 洗 澡 的 西 班 牙

     小 倩 初 到 西 班 牙 時 , 照 舊 住 在 當 地 的 一 戶 人 家 。 主 人 原 本 也 是 熱 情 好 客 , 尤 其 對 於 遠 道 而 來 的 中 國 女 孩 兒 。 而 由 於 當 地 的 母 語 是 西 班 牙 語 , 小 倩 的 英 語 一 時 派 不 上 用 場 , 於 是 會 經 常 看 到 兩 個 不 同 膚 色 的 人 , 在 一 起 有 說 有 笑 地 比 比 畫 畫 , 小 倩 為 此 還 專 門 準 備 了 許 多 小 卡 片 , 上 面 寫 了 一 些 西 班 牙 語 的 日 常 詞 彙 , 雖 然 在 語 言 上 難 於 溝 通 , 但 小 倩 還 是 樂 在 其 中 。 

     一 晚 , 她 向 主 人 請 求 需 要 洗 個 熱 水 澡 , 主 人 也 痛 快 地 滿 口 答 應 著 , 但 小 倩 在 樓 上 左 等 右 等 , 就 是 不 見 主 人 上 來 叫 她 , 詫 異 間 , 忽 然 聽 到 樓 下 傳 來 了 大 聲 的 吶 喊 , 隨 即 , 整 幢 樓 像 要 沸 騰 起 來 , 於 是 她 急 忙 下 樓 看 個 究 竟 , 原 來 , 當 時 在 值 世 界 杯 選 拔 賽 期 間 , 對 足 球 狂 熱 的 西 班 牙 人 自 然 不 會 錯 過 這 個 大 好 機 會 過 一 把 癮 , 主 人 全 家 也 在 此 行 列 當 中 , 所 以 , 對 於 小 倩 洗 澡 的 事 早 就 忘 得 一 乾 二 淨 了 ! 而 最 後 的 情 景 是 : 小 倩 跟 著 那 家 人 一 起 為 西 班 牙 隊 瘋 狂 地 吶 喊 助 威 , 洗 澡 的 事 不 談 也 罷 !

素 面 朝 天 的 旅 行 者

     乾 淨 是 吳 倩 蓮 給 人 的 最 深 印 象 , 細 膩 潔 白 的 肌 膚 , 清 秀 的 眉 目 , 自 然 成 就 了 一 副 清 爽 的 樣 子 。 吳 倩 蓮 平 時 最 喜 歡 素 面 朝 天 , 在 屬 於 自 己 的 時 間 , 吳 倩 蓮 不 喜 歡 化 妝 , 尤 其 不 喜 歡 塗 口 紅 , 「 別 說 平 時 沒 有 應 酬 , 就 是 在 拍 戲 的 時 候 , 我 也 會 偷 偷 地 把 已 經 擦 好 的 口 紅 抹 掉 大 半 , 只 留 淡 淡 的 一 點 頻 色 。 」  透 明 、 簡 單 , 一 如 她 遠 程 旅 行 的 簡 捷 方 式 。 作 為 旅 途 中 的 行 者 , 她 更 是 個 不 帶 任 何 化 妝 品 的 「 簡 裝 」 女 子 , 有 時 甚 至 連 出 門 必 備 的 面 霜 也 省 掉 了 , 更 不 要 提 防 曬 油 一 類 的 保 養 品 了 。 

     「 出 去 旅 行 千 萬 不 要 刻 意 講 究 , 否 則 就 看 不 到 自 然 的 東 西 了 。 一 定 要 把 自 己 全 部 拋 開 , 只 想 你 到 底 在 什 麼 地 方 , 想 去 吸 收 什 麼 東 西 。 如 果 在 意 太 陽 是 不 是 狠 毒 , 氣 候 是 不 是 乾 燥 , 反 而 誤 了 一 路 的 景 致 。 」 皮 膚 屬 於 敏 感 性 的 小 倩 , 平 時 在 護 膚 細 節 上 一 直 都 不 太 在 意 , 正 因 為 敏 感 , 她 尤 其 不 敢 輕 易 嘗 試 太 多 的 化 妝 品 。 而 熟 稔 她 的 經 紀 人 透 露 了 一 件 由 於 小 倩 過 於 疏 忽 保 養 而 險 些 造 成 「 毀 容 」 的 事 件 : 「 有 一 年 , 她 剛 剛 拍 完 一 部 戲 , 馬 上 對 我 說 要 去 希 臘 旅 行 。 第 二 天 , 她 就 帶 著 一 張 地 圖 和 一 個 大 背 包 獨 自 上 了 船 。 在 她 的 旅 途 中 , 我 一 直 保 持 和 她 的 聯 繫 , 她 到 哪 兒 都 會 先 通 知 我 一 聲 , 我 也 就 暫 時 放 心 了 , 以 前 的 每 一 次 旅 行 她 都 是 這 樣 。 可 是 那 一 次 她 回 來 之 後 , 我 被 嚇 呆 了 ! 只 見 她 長 了 滿 臉 暗 紅 色 的 小 包 , 一 邊 用 手 搔 還 一 邊 開 心 地 給 我 講 她 旅 程 中 的 經 歷 , 對 自 己 的 樣 子 根 本 就 滿 不 在 乎 ! 」 後 來 , 小 倩 被 強 行 送 進 美 容 院 , 治 療了 好 幾 個 月 才 漸 漸 恢 復 , 這 對 於 一 年 也 很 少 做 一 次 美 容 的 小 倩 來 說 , 真 是 受 盡 了 「 苦 頭 」 。 可 是 皮 膚 剛 剛 有 所 好 轉 , 她 又 開 始 計 劃 著 下 一 個 旅 行 目 標 了 。

愛 做 飯 的 「 大 廚 師 」

     還 記 得 在 《 飲 食 男 女 》 中 的 吳 倩 蓮 嗎 ? 那 可 是 她 「 真 刀 真 槍 」 地 在 「 實 戰 」 。 對 於 自 己 的 廚 藝 , 小 倩 總 是 一 副 洋 洋 自 得 的 模 樣 , 「 我 很 會 做 菜 的 , 而 且 味 道 還 相 當 不 錯 呢 ! 因 為 我 在 家 最 小 , 從 小 就 必 須 跟 在 媽 媽 後 面 幫 忙 收 拾 , 久 而 久 之 , 自 然 就 學 會 了 。 」 但 是 千 萬 別 叫 小 倩 去 洗 菜 和 刷 碗 , 她 可 是 「 大 廚 師 」 級 別 的 , 最 好 把 配 料 都 放 在 她 眼 前 才 最 省 事 。 「 不 過 , 我 的 刀 工 可 是 最 地 道 的 哦 。 」 小 倩 不 好 意 思 地 急 忙 補 充 著 。 「 我 沒 有 最 拿 手 的 菜 , 我 認 為 真 的 會 燒 菜 , 給 什 麼 配 料 都 能 做 出 來 , 我 是 屬 於 那 種 把 冰 箱 打 開 看 到 什 麼 就 做 什 麼 的 , 非 常 即 興 , 從 來 不 會 去 看 食 譜 。 」

不 懂 時 尚 的 明 星

     「 她 這 人 不 能 說 漂 亮 , 應 該 說 是 那 種 比 較 有 味 道 的 女 人 吧 。 」 葛 優 早 在 3 年 前 拍 《 沒 完 沒 了 》 之 後 就 以 最 精 緻 的 語 言 概 括 了 吳 倩 蓮 。 單 眼 皮 小 倩 也 曾 對 著 鏡 子 這 樣 評 價 自 己 : 「 小 時 候 我 就 發 現 自 己 的 五 官 長 得 實 在 一 般 , 特 別 是 分 開 來 看 , 哪 個 部 位 我 都 不 喜 歡 , 但 長 大 以 後 才 逐 漸 發 現 原 來 它 們 合 在 一 起 還 是 蠻 順 眼 的 。 」

     吳 倩 蓮 有 一 個 關 於 漂 亮 的 台 灣 笑 話 , 說 如 果 沒 有 辦 法 誇 一 個 女 孩 漂 亮 , 就 誇 她 有 氣 質 , 如 果 連 氣 質 都 說 不 上 , 就 只 好 說 她 可 愛 了 。 吳 倩 蓮 自 曝 她 就 是 那 種 經 常 被 人 說 有 氣 質 的 女 孩 。

     就 是 這 樣 一 個 有 氣 質 的 女 孩 , 卻 說 自 己 和 時 尚 根 本 不 沾 邊 , 「 時 尚 不 是 屬 於 我 的 東 西 。 」 小 倩 十 分 坦 然 , 「 雖 然 是 公 眾 人 物 , 應 該 有 責 任 引 領 時 尚 , 但 是 我 卻 總 做 不 來 這 些 事 情 。 其 實 仔 細 想 想 , 已 經 有 那 麼 多 的 女 明 星 們 引 領 時 尚 了 , 也 就 不 在 乎 我 這 一 個 了 吧 ? 」

     小 倩 是 個 在 穿 著 上 比 較 隨 性 的 人 , 最 喜 歡 的 裝 束 就 是 寬 大 褲 腿 的 滑 板 褲 、 球 鞋 和 牛 仔 衣 , 然 後 再 背 上 一 個 碩 大 的 背 包 , 一 副 隨 時 準 備 出 發 的 裝 扮 。

     吳 倩 蓮 說 她 經 常 會 在 旅 途 寂 寞 的 時 候 , 哼 唱 起 那 首 《 橄 欖 樹 》 , 而 自 己 就 像 一 只 流 浪 著 的 燕 子 , 不 為 棲 息 , 只 為 追 尋 ─ 「 不 要 問 我 從 哪 裡 來 , 我 的 故 鄉 在 遠 方 . . . . . 為 什 麼 流 浪 遠 方 ? 為 了 我 夢 中 的 橄 欖 樹 。 」

↑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