讓 記 憶 自 然 發 生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航 海 , 她 最 想 做 的 事 。 她 說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眼 神 閃 動 著 夢 想 的 晶 瑩 , 一 直 想 做 而 沒 有 做 的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有 一 天 我 要 買 一 艘 船 , 自 己 去 航 海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還 有 農 場 。 笑 了 笑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 個 可 以 貫 徹 安 居 樂 業 的 地 方 , 發 揮 巨 蟹 座 的 本 性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好 奇 她 究 竟 屬 於 土 地 或 者 海 洋 ? 

 

唱 歌 和 演 戲 是 相 輔 相 成 的

          一 臉 促 狹 的 詼 諧 。 最 好 那 農 場 像 墾 丁 一 樣 , 靠 海 邊 的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小 小 貪 心 的 表 情 , 在 吳 倩 蓮 開 懷 的 笑 容 , 洋 溢 起 生 命 大 大 的 天 空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看 吳 倩 蓮 , 在 她 始 終 「 安 居 樂 業 」 的 心 情 。 她 很 淡 然 , 一 身 輕 鬆 的 姿 勢 , 很 有 點 隨 遇 而 安 的 自 在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香 港 臺 北 兩 地, 電 影 唱 片 的 密 集 , 使 得 她 在 壓 縮 的 空 氣 顯 得 有 些 疲 憊 , 緊 裹 外 套 的 雙 手 , 在 偶 爾 大 笑 聲 的 間 隙 中 , 不 自 禁 的 流 露 出 某 種 沮 喪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以 前 老 在 那 邊 笑 人 家 , 還 得 拚 命 的 到 處 趕 通 告 , 現 在 完 了 。 無 可 奈 何 的 笑 了 笑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因 為 我 不 是 一 個 那 麼 喜 歡 社 交 的 人 。 搖 了 搖 頭 。 所 以 一 下 子 要 我 面 對 那 麼 多 , 真 的 會 有 點 應 付 不 來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不 過 , 娛 樂 事 業 , 就 是 娛 樂 嘛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舒 展 了 一 下 身 體 的 姿 勢 , 長 長 吐 口 氣 , 吳 倩 蓮 清 楚 的 知 道 角 色 的 位 置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說 唱 歌 , 其 實 是 一 直 以 來 的 心 願 。 如 果 大 家 還 不 健 忘 的 話 , 應 該 可 以 記 得 , 在 她 演 出 電 影 之 前 , 曾 經 唱 過 軍 校 聯 招 的 歌 曲 , 然 而 , 就 像 是 記 憶 裡 始 終 的 存 在 , 整 個 音 樂 的 淵 源 , 卻 早 在 小 的 時 候 就 已 經 開 始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大 姊 和 哥 哥 都 是 音 樂 老 師 , 一 個 教 鋼 琴 , 一 個 教 長 笛 , 於 是 吳 倩 蓮 的 成 長 過 程 , 幾 乎 可 以 說 是 在 古 典 音 樂 的 背 景 中 長 大 的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那 時 候 , 反 正 就 是 跟 著 哥 哥 姊 姊 一 起 接 受 古 典 音 樂 的 薰 陶 。 笑 了 笑 , 神 情 有 著 某 些 過 去 的 回 憶 。 
然 後 從 小 學 到 高 中 都 是 合 唱 團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那 種 狀 況 就 是 如 果 妳 唱 得 還 不 錯 , 就 把 妳 抓 出 來 , 稍 微 訓 練 一 下 去 比 賽 。 爆 出 了 一 連 串 爽 朗 的 大 笑 聲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結 果 , 在 一 次 高 中 、 五 專 的 獨 唱 比 賽 , 她 還 拿 了 個 第 二 名 呢 ! 有 些 自 得 的 神 色 , 只 輸 給 藝 專 , 已 經 心 滿 意 足 了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唱 歌 和 演 戲 其 實 是 相 輔 相 成 的 。 神 色 有 突 然 的 嚴 肅 。 如 果 我 現 在 不 出 唱 片 , 到 我 老 的 時 候 , 誰 要 幫 我 出 啊 ! 清 楚 的 姿 態 , 心 緒 壁 壘 分 明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而 且 , 因 為 我 以 前 是 搞 舞 臺 劇 的 , 那 種 現 場 的 感 覺 , 對 於 一 個 曾 經 有 過 這 樣 享 受 的 人 來 說 , 真 的 是 滿 必 要 的 。 想 要 再 重 新 回 到 那 樣 的 舞 臺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 在 電 影 中 得 不 到 的 , 可 以 因 為 唱 歌 而 實 現 。 

不 把 自 己 當 明 星 

          聽 吳 倩 蓮 說 話 , 隨 意 的 表 情 伴 隨 著 過 去 現 在 的 起 伏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她 的 聲 音 和 人 很 像 。 在 一 定 頻 率 之 下 的 節 奏 , 親 切 但 是 帶 著 自 然 的 距 離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她 不 會 刻 意 的 談 自 己 , 也 不 會 刻 意 彰 顯 生 活 中 戲 劇 的 成 分 , 淡 淡 的 情 緒 , 彷 若 一 切 只 是 平 常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幹 嘛 把 自 己 當 明 星 看 呢 ? 她 總 是 這 麼 說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 九 八 八 年 因 為 一 份 戲 劇 的 熱 誠 前 往 香 港 發 展 , 在 兼 顧 學 業 與 工 作 的 雙 重 壓 力 之 下 , 著 實 度 過 一 段 艱 苦 的 日 子 。 因 為 我 什 麼 都 不 想 放 棄 。 笑 了 笑 , 自 己 也 覺 得 好 玩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從 幼 稚 園 開 始 就 是 一 個 表 演 狂 , 彷 彿 與 生 俱 來 的 天 性 , 不 曾 停 歇 的 在 血 液 竄 流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 真 的 很 喜 歡 表 演 藝 術 。 語 調 顯 得 急 切 。 就 像 我 一 直 很 喜 歡 開 工 的 感 覺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因 為 工 作 本 身 帶 給 我 很 大 的 passion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因 為 如 果 你 是 一 個 天 生 的 表 演 者 , 當 你 站 在 臺 上 的 時 候 , 真 的 會 有 一 種 很 high 的 感 覺 , 一 種 很 膨 脹 的 感 覺 , 就 好 像 腎 上 腺 素 分 泌 旺 盛 的 那 種 感 覺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 些 源 自 於 內 在 蠱 惑 的 律 動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可 能 因 為 我 自 己 學 的 是 這 個 吧 ! 

          也 可 能 是 因 為 , 除 了 唱 歌 、 演 戲 之 外 , 我 別 的 什 麼 都 不 會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一 個 好 玩 的 大 笑 聲 , 在 吳 倩 蓮 的 身 上 , 看 見 了 一 個 純 粹 堅 持 的 世 界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優 閒 的 坐 在 空 間 中 安 靜 的 氛 圍 , 語 音 流 轉 著 隨 興 的 起 伏 , 關 於 工 作 、 生 活 、 自 己 , 或 者 就 只 是 一 些 天 馬 行 空 的 瑣 碎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她 很 獨 立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和 同 年 齡 的 女 孩 比 較 起 來 , 可 能 多 了 一 份 思 考 的 理 智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想 得 很 多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這 和 一 個 人 的 很 多 很 多 方 面 有 關 吧 ! 淺 淺 的 笑 了 笑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包 括 你 的 生 長 環 境 、 智 慧 、 受 的 教 育 , 甚 至 生 活 起 居 、 邏 輯 觀 念 等 等 … … , 然 後 串 連 起 來 , 產 生 一 種 化 學 作 用 , 變 成 你 這 個 人 是 不 是 一 個 善 的 人 、 一 個 好 的 人 , 或 者 是 不 是 一 個 努 力 的 人 … … 。 聲 音 侃 侃 。 它 讓 你 可 以 保 持 穩 定 的 判 斷 力 , 知 道 好 與 壞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於 是 儘 管 身 處 在 五 光 十 色 的 空 氣 , 吳 倩 蓮 依 舊 能 夠 把 持 著 純 然 的 自 我 , 清 楚 自 己 要 的 是 什 麼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例 如 感 情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 只 要 一 想 到 還 得 花 那 麼 多 的 時 間 , 搞 在 一 些 可 能 只 是 剎 那 的 感 情 上 面 , 就 沒 有 力 氣 了 。 露 出 了 一 臉 不 可 思 議 的 表 情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 是 那 種 細 水 長 流 的 人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而 且 。 好 玩 的 做 了 個 鬼 臉 。 我 想 我 已 經 脫 離 了 所 謂 少 女 時 期 , 那 種 充 滿 幻 想 的 年 紀 了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也 於 是 , 儘 管 圈 子 裡 風 風 雨 雨 、 起 起 落 落 的 事 情 不 斷 發 生 , 她 終 究 最 在 意 的 , 還 是 在 於 演 員 的 本 質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什 麼 後 浪 、 什 麼 提 名 , 或 者 得 獎 不 得 獎 , 對 我 來 說 真 的 不 是 最 重 要 的 。 神 色 坦 然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 不 太 在 意 人 家 講 些 什 麼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 的 成 就 感 來 自 於 我 每 年 的 schedule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因 為 , 只 要 你 有 戲 拍 , 就 已 經 很 開 心 了 。 心 情 頓 了 頓 。 我 永 遠 都 抱 持 著 這 樣 的 心 態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否 則 每 天 坐 冷 板 凳 , 或 者 永 遠 都 只 有 一 個 導 演 要 找 你 , 對 於 一 個 演 員 來 說 , 又 有 什 麼 意 義 呢 ? 露 出 了 一 臉 嚴 肅 的 表 情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說 得 再 富 麗 堂 皇 都 沒 有 用 , 你 必 須 要 先 在 工 作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所 以 , 還 繼 續 有 戲 讓 我 拍 , 有 唱 片 可 以 出 , 我 已 經 謝 天 謝 地 了 。 

演 員 是 一 輩 子 的 事 

          語 音 暫 歇 。 生 命 因 為 投 入 的 在 乎 , 於 是 有 了 重 量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好 奇 她 對 於 未 來 會 不 會 有 恐 懼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當 然 會 。 沒 有 遲 疑 的 。 我 當 然 會 想 到 未 來 。 心 情 轉 換 一 種 姿 勢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但 我 想 蕭 芳 芳 是 一 個 很 好 的 例 子 。 她 從 童 星 開 始 就 不 斷 的 在 拍 戲 , 一 直 不 斷 的 在 進 步 , 到 現 在 四 十 幾 歲 了 , 有 家 庭 、 有 兒 女 , 還 是 會 出 來 過 過 戲 癮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就 是 這 樣 子 。 我 想 , 我 可 以 做 到 這 一 點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對 於 吳 倩 蓮 來 說 , 演 員 是 一 輩 子 的 事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聲 音 起 伏 在 生 活 過 程 的 片 段 , 雲 淡 風 輕 之 間 , 終 究 只 是 一 種 堅 持 的 選 擇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吳 倩 蓮 彷 彿 無 所 著 力 , 卻 又 其 實 存 在 重 量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戲 的 她 , 因 為 角 色 的 變 化 而 展 現 不 同 的 面 貌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很 奇 怪 , 就 是 沒 有 導 演 敢 找 我 演 反 派 的 角 色 。 自 我 調 侃 的 笑 了 笑 。 大 概 是 長 得 太 沒 有 說 服 力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她 唱 歌 的 時 候 很 淡 , 不 會 刻 意 去 修 飾 自 己 的 聲 音 , 也 不 會 故 意 把 聲 音 弄 得 很 漂 亮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她 說 屬 於 比 較 原 始 的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就 像 我 在 戲 一 樣 , 不 會 很 用 力 的 去 做 一 些 演 技 。 只 是 隨 興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唱 歌 也 是 一 種 表 演 。 支 頤 想 了 一 想 。 對 我 來 說 , 它 只 是 一 種 角 色 的 身 分 。 透 過 腳 本 而 發 生 的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 不 太 習 慣 把 完 全 的 自 己 放 出 來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淡 淡 的 笑 了 笑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 想 , 可 能 因 為 我 是 一 個 很 複 雜 的 人 , 而 自 己 其 實 是 最 難 了 解 自 己 的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思 想 像 巨 蟹 , 行 動 卻 像 在 跑 的 螃 蟹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所 以 , 我 也 不 太 清 楚 我 自 己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不 願 把 生 命 分 析 得 太 明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 就 是 這 樣 子 , 應 該 怎 麼 樣 的 時 候 就 怎 麼 樣 。 微 微 聳 了 聳 肩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 如 安 居 樂 業 的 心 情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吳 倩 蓮 只 是 把 自 己 放 在 生 活 , 讓 記 憶 自 然 發 生 。

撰 文 : 許 麗 玉 

書 名 : 「 逐 夢 歲 月 」, 1996 年 4 月 初 版 , 楊 明 主 編 , 幼 獅 文 化 事 業 股 份 有 限 公 司  

↑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