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倩蓮等候平起平坐的另一半

文 章 出 處 : 2001 年 7 月 香 港 明 報 週 刊 1705 期

     吳 倩 蓮 自 出 道 以 來 , 雖 然 不 是 什 麼 美 豔 女 星 、 玉 女 掌 門 、 性 感 尤 物 , 但 她 純 健 康 形 象 , 向 來 甚 得 男 女 老 幼 觀 眾 歡 心 。 

     然 而 , 與 男 友 庹 宗 華 分 手 兩 年 , 小 倩 自 言 沒 有 人 追 求 , 教 人 怎 麼 相 信 。

     「 我 以 母 親 的 名 義 發 誓 , 我 現 在 沒 有 男 友 , 這 兩 年 來 亦 沒 有 追 求 者 ! 」 出 動 到 亡 母 的 名 義 來 發 誓 , 小 倩 如 此 認 真 , 再 沒 有 不 相 信 她 的 理 由 。

     究 竟 是 因 為 小 倩 太 有 性 格 ? 還 是 什 麼 原 因 , 導 致 裙 下 之 臣 通 通 避 席 呢 ?

     「 有 很 多 原 因 加 在 一 起 , 我 太 男 仔 頭 了 , 又 沒 有 身 材 , 所 以 沒 有 人 會 對 我 有 非 份 之 想 。 」 身 材 這 回 事 , 真 的 各 有 所 好 ; 性 格 方 面 , 跟 她 的 成 長 過 程 不 無 關 係 。

     家 中 排 行 最 小 的 小 倩 , 有 父 母 兄 姊 的 愛 惜 , 但 因 為 家 庭 環 境 不 太 富 裕 , 兄 姊 用 完 的 衣 服 鞋 襪 , 都 留 給 她 用 , 當 時 她 很 不 忿 氣 說 : 「 他 們 穿 新 衣 , 我 卻 要 穿 他 們 留 下 來 的 舊 衣 服 , 我 以 後 也 不 用 他 們 照 顧 , 我 在 學 校 跟 人 打 架 , 也 不 用 他 們 救 我 ! 」 

把 一 生 控 制 手 上

     就 這 樣 , 小 倩 跟 自 己 說 不 可 再 被 人 欺 負 , 小 學 跟 男 同 學 打 架 , 她 曾 被 打 斷 過 鎖 骨 , 需 要 動 手 術 駁 回 , 但 她 沒 後 悔 , 小 小 年 紀 的 她 已 下 定 決 心 : 「 我 自 己 的 一 生 要 控 制 在 自 己 手 上 。 」 

     自 幼 養 成 的 獨 立 性 格 , 小 倩 卻 甚 得 老 師 喜 愛 , 由 小 學 到 高 中 , 她 都 是 班 長 。 上 了 中 學 之 後 , 她 讀 的 是 女 校 , 卻 有 女 同 學 當 她 是 男 孩 子 , 由 仰 慕 變 愛 戀 , 跟 著 收 情 書 , 由 於 校 風 保 守 , 絕 對 不 允 許 這 種 事 情 發 生 , 所 以 情 信 數 量 不 多 ,  她 當 然 有 少 許 不 自 在 , 亦 只 好 不 當 作 一 回 事 , 繼 續 以 同 學 身 份 看 待 。 但 從 未 想 過 要 改 變 自 己 的 男 仔 頭 性 格 , 因 為 同 時 間 , 亦 有 別 的 學 校 男 生 , 在 校 門 前 等 她 放 學 , 當 時 她 可 是 學 校 的 鋒 頭 躉 呢 ! 

     直 至 讀 大 學 , 她 開 始 脫 離 父 母 生 活 , 搬 到 學 校 附 近 居 住 , 因 為 窮 , 所 以 什 麼 事 都 要 自 己 動 手 動 腳 去 做 。 「 最 抵 死 的 是 我 讀 的 不 是 普 通 大 學 , 台 灣 有 句 流 行 說 話 : 『 在 藝 術 學 院 , 是 沒 有 女 孩 子 的 』 我 們 所 有 女 同 學 都 要 做 男 孩 子 要 做 的 事 , 抬 燈 、 抬 cable  , 沒 有 一 個 例 外 , 個 個 被 訓 練 到 像 男 人 婆 一 樣 。 但 可 能 畢 業 之 後 , 已 不 用 做 苦 力 , 其 他 女 同 學 都 變 回 女 兒 身 , 我 卻 仍 是 這 樣 。 」

     離 開 校 園 , 小 倩 踏 入 社 會 第 一 份 工 作 , 便 要 離 開 老 家 , 獨 自 來 到 香 港 這 個 花 花 世 界 的 娛 樂 圈 , 在 一 個 完 全 陌 生 的 社 會 及 文 化 之 下 , 言 語 不 通 , 還 要 協 調 自 己 , 就 像 跌 進 急 流 般 , 必 定 有 很 多 人 與 事 感 到 不 順 意 , 她 知 道 需 要 慢 慢 學 習 及 適 應 ; 但 另 一 方 面 , 她 認 為 若 然 不 堅 持 , 就 會 迷 失 自 己 。 

以 自 虐 方 式 旅 遊 

     以 前 , 小 倩 會 為 一 套 戲 服 感 覺 不 舒 服 , 要 求 大 家 遷 就 她 , 改 穿 她 認 為 最 舒 服 的  T  恤 牛 仔 褲 , 現 在 回 想 起 來 , 她 會 說 : 「 很 自 私 吧 ? 其 實 做 藝 人 應 該 多 面 體 , 這 樣 沒 變 化 實 在 不 太 好 , 幸 而 當 時 爭 拗 不 會 太 激 烈 , 他 們 都 很 遷 就 我 。 」 

     堅 持 己 見 , 小 倩 也 曾 有 過 後 悔 的 時 刻 , 她 不 得 不 承 認 , 有 時 為 了 角 色 的 需 要 , 實 在 不 應 硬 頸 。 「 在 電 影 《 飲 食 男 女 》 中 , 我 飾 演 OL , 戲 服 都 是 套 裝 加 高 跟 鞋 , 我 因 為 偷 懶 , 拍 不 到 全 身 的 時 候 , 就 不 肯 穿 高 跟 鞋 , 導 演 李 安 雖 然 有 說 過 我 , 但 當 他 見 到 我 的 痛 苦 樣 子 , 就 由 得 我 。 影 片 出 來 的 效 果 , 原 來 真 的 完 全 是 兩 回 事 , 行 路 的 感 覺 很 不 同 , 所 以 我 覺 得 自 己 很 不 對 。 」 

     小 倩 自 中 學 時 代 , 至 加 入 娛 樂 圈 , 先 後 有 過 三 個 男 朋 友 , 她 的 好 朋 友 兼 舊 同 學 踢 爆 她 說 , 她 讀 書 時 候 愛 的 男 生 只 具 才 華 沒 樣 貌 , 直 至 庹 宗 華 , 始 才 色 兼 備 , 事 實 證 明 , 小 倩 喜 歡 的 都 是 有 才 華 的 人 。

     「 我 喜 歡 有 才 華 的 人 , 因 為 這 樣 才 能 溝 通 , 但 我 覺 得 現 在 的 男 人 比 女 人 蠢 , 這 是 整 個 社 會 的 問 題 。 以 前 中 國 社 會 , 男 人 都 有 優 越 感 , 任 何 事 都 由 男 性 往 前 衝 ; 現 在 時 代 不 同 , 大 家 的 眼 光 隨 著 資 訊 開 放 , 只 要 有 能 力 的 人 便 可 成 為 主 導 者 , 不 再 計 較 這 個 人 是 男 是 女 , 但 我 希 望 找 到 的 , 是 一 個 跟 我 平 起 平 坐 的 人 。 」 

     平 起 平 坐 , 如 何 肩 負 起 照 顧 她 的 責 任 ? 「 我 很 清 楚 自 己 , 我 喜 歡 照 顧 另 一 個 人 , 就 算 他 很 強 , 我 都 想 照 顧 他 , 以 前 我 讀 書 時 候 的 男 友 , 他 說 我 是 一 個 不 需 要 男 人 照 顧 的 女 人 , 我 想 . . . 看 看 將 來 有 沒 有 一 個 比 我 更 叻 的 男 人 吧 ! 」 

     呵 呵 . . . 小 倩 原 來 不 是 不 需 要 男 友 呵 護 , 只 是 沒 找 到 比 她 更 強 的 男 人 。 「 我 這 樣 說 是 否 很 差 呢 ? 」 這 些 都 不 重 要 , 最 重 要 是 她 甘 心 一 直 等 候 這 個 比 她 強 的 男 人 出 現 。 

     相 戀 十 二 年 , 小 倩 仍 跟 庹 宗 華 結 束 情 侶 關 係 , 分 手 後 這 兩 年 來 , 她 減 少 工 作 , 獨 自 一 人 , 以 她 形 容 為 「 最 虐 待 自 己 的 方 式 」 到 處 旅 遊 , 還 不 是 因 為 失 意 失 戀 ? 

     小 倩 哈 哈 大 笑 說 : 「 哪 有 這 麼 戲 劇 化 啊 ? 到 各 地 體 會 不 同 地 方 的 風 土 文 化  一 直 是 我 的 夢 想 , 以 前 當 未 工 作 賺 錢 , 根 本 做 不 到 ; 之 後 因 為 拍 拖 , 我 的 另 一 半 ( 庹 宗 華 ) 不 容 許 我 一 個 人 去 , 但 我 們 又 各 自 因 工 作 關 係 永 遠 配 合 不 到 時 間 , 所 以 這 些 年 來 錯 失 很 多 機 會 。 」 

     他 們 的 分 手 , 跟 當 初 結 合 一 樣 , 都 是 循 序 漸 進 式 。 仍 在 大 學 時 期 的 小 倩 , 以 業 餘 身 份 為 政 府 一 個 軍 事 招 生 活 動 的 廣 告 唱 主 題 曲 ; 當 時 庹 宗 華 在 台 灣 已 是 最 紅 的 小 生 , 並 擔 任 該 廣 告 片 男 主 角 , 二 人 因 而 相 識 , 經 過 一 個 月 時 間 的 溝 通 , 他 們 開 始 相 戀 。 

感 情 基 礎 打 得 好 

     「 我 覺 得 他 很 叻 , 為 人 細 心 和 孝 順 , 對 演 戲 很 有 熱 誠 , 當 時 我 做 話 劇 他 演 戲 , 我 們 有 個 共 通 話 題 , 可 以 互 相 研 究 討 論 , 我 們 的 感 情 基 礎 打 得 很 好 , 所 以 直 至 有 很 多 隱 藏 原 因 出 現 , 我 們 可 以 很 理 智 說 分 手 。 」 

     小 倩 指 的 隱 藏 原 因 , 是 這 些 年 來 大 家 生 活 圈 子 不 同 , 各 自 在 不 同 環 境 下 作 出 改 變 , 所 追 求 的 事 亦 開 始 分 歧 。 為 了 不 想 吵 架 , 也 只 好 採 取 消 極 態 度 減 少 溝 通 , 到 避 無 可 避 的 情 況 下 , 他 們 一 致 認 同 剔 除 男 女 朋 友 的 頭 銜 ; 保 持 朋 友 關 係 會 較 好 。 

     「 我 們 沒 有 放 棄 這 個 關 係 , 只 是 放 棄 一 個 頭 銜 , 就 如 中 國 人 的 夫 妻 之 道 , 要 白 髮 齊 眉 , 是 要 以 禮 相 待 、 互 相 尊 重 、 體 諒 , 一 如 朋 友 般 相 處 , 我 跟 庹 宗 華 一 開 始 就 是 這 樣 , 但 問 題 是 我 們 未 結 婚 。 」 其 實 曾 經 有 一 段 時 間 , 他 們 已 達 至 談 論 婚 嫁 階 段 。 「 又 是 我 的 錯 , 我 當 時 實 在 太 忙 , 正 值 香 港 電 影 蓬 勃 , 我 忙 到 連 睡 覺 也 沒 時 間 . . . 」

寧 願 少 賺 一 點 錢

     最 近 兩 年 來 , 仍 有 很 多 劇 集 及 電 影 找 小 倩 演 出 , 但 她 覺 得 現 在 大 部 份 的 製 作 都 過 於 簡 單 , 不 是 將 錢 放 在 製 作 上 , 實 在 缺 乏 誠 意 , 所 以 她 寧 願 少 賺 一 點 錢 , 將 時 間 花 在 自 己 認 為 較 有 意 義 的 事 情 上 , 並 終 於 達 成 她 的 夢 想 。 

     「 九 九 年 我 去 了 新 疆 , 要 找 當 地 朋 友 帶 路 , 所 以 不 算 流 浪 ; 到 二 千 年 , 我 開 始 一 個 人 去 希 臘 、 北 海 道 、 濟 州 島 , 我 揹 住 背 囊 , 住 民 宿 , 用 最 簡 單 的 語 言 - smile , 去 了 解 不 同 地 方 的 文 化 , 跟 當 地 的 人 一 起 生 活 , 當 然 之 前 我 要 先 行 搜 集 這 些 地 方 的 文 化 背 景 、 人 種 、 語 言 、 人 口 、 地 形 等 等 , 如 果 沒 有 做 這 些 功 課 便 去 , 就 會 浪 費 時 間 及 金 錢 。 」 

     進 入 娛 樂 圈 後 , 小 倩 未 有 停 過 工 作 , 當 時 她 根 本 沒 時 間 去 思 考 , 心 情 無 法 解 開 , 眼 前 的 一 切 都 是 灰 濛 濛 一 片 , 事 事 只 能 見 招 拆 招 。 旅 行 的 得 著 , 令 她 視 野 變 得 廣 闊 。

     眼 前 的 小 倩 , 的 確 比 以 前 感 覺 開 心 快 樂 。 「 現 時 我 的 生 活 算 得 上 是 開 心 , 可 以 做 很 多 自 己 喜 歡 做 的 事 情 , 因 為 我 在 這 個 圈 已 混 了 一 段 時 間 , 尚 算 企 穩及 有 少 許 成 就 。 我 想 我 是 不 會 退 休 , 即 使 將 來 轉 做 另 一 份 工 作 , 也 會 屬 於 自 由 業 , 例 如 藝 術 家 , 寫 小 說 、 劇 本 , 畫 畫 油 畫 , 或 做 話 劇 導 演 等 , 想 做 什 麼 就 做 什 麼 。 一 來 我 未 試 過 正 式 在 外 打 工 , 若 然 要 我 跟 兄 姊 一 樣 做 寫 字 樓 工 , 我 怕 鬥 不 過 那 些 所 謂 辦 公 室 政 治 , 加 上 我 做 藝 人 有 少 許 知 名 度 , 就 算 不 用 學 過 也 比 別 人 著 數 , 那 些 油 畫 、 陶 藝 都 是 我 自 己 去 揣 摩 的 。 」

     然 後 , 小 倩 十 分 自 豪 笑 著 說 : 「 都 說 我 是 多 才 多 藝 , 就 連 園 丁 、 木 工 我 也 勝 任 , 我 最 近 剛 幫 家 的 菲 傭 換 了 廁 所 水 箱 , 所 以 不 怕 我 會 死 , 我 什 麼 也 可 以 做 , 台 灣 人 說 的 : 『 樣 樣 通 , 樣 樣 輕 鬆 』 , 家 的 燈 、  Hi-Fi , 甚 至 整 個 家 庭 影 院 , 都 是 我 自 己 駁 出 來 。 」

想 起 亡 母 眼 淚 流

     獨 立 自 主 的 小 倩 , 卻 非 常 重 視 家 庭 關 係 , 由 於 父 親 做 警 察 , 大 部 份 時 間 不 在 家 , 母 親 就 是 她 最 親 近 的 人 , 所 以 年 前 母 親 的 去 世 , 對 小 倩 來 說 是 一 種 遺 憾 , 想 起 亡 母 , 她 總 是 忍 不 住 流 下 眼 淚 。 

     「 我 母 親 幾 得 意 的 , 她 受 的 教 育 雖 然 不 是 太 多 , 但 不 會 太 保 守 , 只 要 跟 她 說 她 就 會 接 受 。 例 如 我 在 讀 高 中 識 了 男 友 , 她 說 不 緊 要 , 但 要 我 帶 回 家 給 她 看 , 她 不 是 管 教 嚴 , 只 是 想 知 我 在 做 什 麼 。 」 大 學 時 的 獨 居 生 活 , 她 與 母 親 反 而 因 距 離 產 生 另 一 種 感 覺 , 不 時 會 想 想 母 親 的 好 處 。 「 因 為 大 家 有 了 空 間 , 溝 通 更 多 , 我 會 站 在 她 的 一 方 去 想 各 樣 事 情 , 以 前 住 在 家 我 會 返 入 自 己 房 間 ; 獨 居 後 我 卻 會 陪 她 看 電 視 劇 , 她 喜 歡 看 播 台 語 的 劇 集 , 我 跟 她 討 論. . . 」

     與 父 親 的 關 係 , 由 於 較 少 見 面 , 就 像 是 朋 友 一 樣 , 可 以 傾 訴 , 連 感 情 事 小 倩 都 會 跟 父 親 講 。 「 他 會 囉 囉 囌 囌 , 又 會 給 我 意 見 , 但 父 親 的 好 處 是 不 會 囉 囌 太 久 , 意 見 卻 很 中 用 , 所 以 我 家 是 很 民 主 , 我 姊 夫 說 從 未 見 過 一 家 人 像 我 們 一 樣 , 可 以 一 齊 討 論 事 情 。 我 整 個 家 都 是 O 型 血 , 說 話 很 大 聲 , 我 開 車 的 時 候 , 連 同 家 的 小 朋 友 , 嘩 . . . 吵 到 講 不 到 電 話 。 」 

後 記 : 從 沒 失 去 自 己 

     小 倩 久 未 公 開 露 面 , 難 得 她 在 台 北 為 其 個 人 網 站 舉 行 盛 大 記 者 會 , 香 港 、 台 灣 和 韓 國 傳 媒 均 有 到 場 採 訪 , 專 訪 、 拍 照 一 個 接 一 個 。 她 一 改 男 仔 頭 形 象 , 在 好 朋 友 余 家 安 任 形 象 顧 問 安 排 下 , 統 一 以 優 雅 的 衫 裙 配 上 高 跟 鞋 作 為 她 的 新 形 象 。

     連 續 兩 日 穿 上 高 跟 鞋 工 作 , 來 到 這 個 專 訪 , 小 倩 只 是 由 酒 店 房 間 到 大 堂 餐 廳 , 已 舉 步 難 移 , 攝 影 師 看 見 實 在 不 忍 心 , 讓 她 坐 下 來 拍 照 , 她 不 認 為 這 是 妥 協 。 

     「 明 星 要 有 一 個 明 星 樣 , 我 也 不 可 以 再 咁 固 執 , 不 懂 穿 高 跟 鞋 是 我 自 己 的 問 題 , 其 實 高 跟 鞋 很 多 人 也 會 穿 , 她 們 都 穿 很 好 , 是 我 自 己 不 爭 氣 吧 ! 」 說 的 時 候 , 小 倩 真 心 的 笑 著 。 

     為 了 工 作 , 小 倩 作 出 改 變 , 即 如 她 跟 姊 姊 購 物 , 她 看 的 是 T 恤 牛 仔 褲 , 當 姊 姊 看 套 裝 的 時 候 , 她 問 : 「 為 何 要 穿 這 些 不 舒 服 的 套 裝 ? 」 姊 姊 回 答 她 說 : 「 你 不 知 道 我 們 返 工 是 要 穿 這 些 衣 服 的 嗎 ? 」 

     是 的 , 什 麼 工 作 就 穿 什 麼 樣 的 衣 服 , 一 切 都 是 責 任 與 需 要 , 她 學 懂 盡 量 配 合 。 私 底 下 , 她 , 依 然 故 我 的  T  恤 牛 仔 褲 , 彼 此 沒 有 衝 突 , 所 以 她 仍 可 坦 然 說 : 「 我 從 來 沒 有 失 去 過 自 己 ! 」

↑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