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倩蓮的高跟鞋

文 章 來 源 : 東 方 新 地   9 月 1 日 

     鞋 的 種 類 多 不 勝 數 , 每 種 埸 合 都 需 要 配 襯 一 對 不 同 的 鞋 , 而 眾 多 鞋 款 之 中 , 就 以 高 跟 鞋 最 受 女 性 歡 迎 , 因 為 高 跟 鞋 代 表 高 貴 , 它 可 以 將 女 性 的 美 態 表 露 無 遺 。 

     但 吳 倩 蓮 對 於 高 跟 鞋 總 是 很 抗 拒 , 每 當 她 穿 高 跟 鞋 , 走 路 時 亦 要 步 步 為 營 , 以 免 扭 傷 腳 , 好 自 然 地 , 小 倩 穿 起 高 跟 鞋 給 人 一 種 格 格 不 入 的 感 覺 ,  這 一 點 就 連 她 亦 察 覺 得 到 , 所 以 她 一 穿 起 高 跟 鞋 , 就 令 她 有 透 不 到 氣 、 找 不 到 自 我 的 感 覺 。

情 天 , 孩 子 天

     大 家 認 識 小 倩 相 信 是 從 她 第 一 套 電 影 「 天 若 有 情 」 開 始
, 而 她 那 個 楚 楚 可 憐 的 形 象 在 此 時 深 入 民 心 , 這 個 電 影 亦 成 為 一 個 經 典 作 品 。

     「 記 得 那 時 自 己 仍 在 台 灣 讀 戲 劇 在 一 個 偶 然 機 會 下 認 識 了 杜 琪 峰 然 後 他 就 邀 請 我 到 香 港 拍 戲 當 時 只 是 抱 著 一 個 賺 錢 交 學 費 的 心 態 不 過 來 到 香 港 那 短 短 幾 個 月 的 確 好 辛 苦 不 停 要 香 港 台 灣 兩 邊 飛 到 了 拍 攝 場 地 若 果 不 用 埋 位 就 即 時 要 寫 現 場 報 告 〈 其 中 一 份 功 課 〉 雖 然 極 之 辛 苦 但 自 己 覺 得 一 定 要 堅 持 事 關 很 多 人 不 肯 去 堅 持 就 會 放 棄 自 己 的 學 業    所 以 就 算 多 辛 苦 都 要 啞 忍 最 後 都 不 負 大 家 所 望 除 了 香 港 以 外 台 灣   中 國 、 馬 來 西 亞 、 韓 國 及 泰 國 都 得 到 好 好 的 成 績 而 這 些 地 方 的 人 亦 開 始 認 識 吳 倩 蓮 這 個 人 」 。

緣 分 還 未 到

     小 倩 性 格 一 向 比 較 自 我 , 從 不 多 管 閒 事 , 只 是 專 心 她 的 工 作 、 她 的 愛 情 。 某 程 度 上 , 小 倩 覺 得 穿 上 高 跟 鞋 就 如 戀 愛 一 樣 , 令 人 又 愛 又 恨 , 愛 的 是 它 讓 一 個 女 人 更 美 麗 , 而 恨 的 是 辛 苦 得 來 又失 去 自 由 。

     其 實 小 倩 入 行 以 來 緋 聞 少 之 又 少 , 最 令 人 詫 異 的 莫 過 於 是 她 與 拍 拖 十 多   年 的 男 友 庹 宗 華 分 手 , 原 因 是 他 們 聚 少 離 多 , 不 過 自 這 次 分 手 以 後 , 小 倩 沒 有 重 新 投 入 戀 愛 , 而 愛 情 在 她 心 目 中 的 重 要 性 亦 因 此 而 減 到 最 低 。

     「 雖 然 我 經 常 同 大 家 講 沒 有 追 求 者 , 但 大 家 老 是 不 肯 相 信 , 與 庹 宇 華 分 手 亦 很 無 奈 , 我 是 個 相 信 緣 分 的 人 , 可 能 因 為 這 種 不 解 溫 柔 的 性 格 而 導 致 分 手 收 場 , 很 多 解 釋 不 到 的 情 感 , 我 們 都 統 稱 它 做 『 緣 分 』 , 所 以 我 只 可 以 解 釋 現 時 緣 分 未 到 」

     接 著 小 倩 又 說 : 「 早 陣 子 與 經 理 人 討 論 過 自 己 為 何 沒 有 人 追 的 問 題 , 得 出 來 的 結 果 竟 然 是 , 身 材 太 差 、 沒 有 女 人 味 , 不 開 口 說 話 都 比 較 好 , 若 然 一 開 口 就 會 與 人 家 稱 兄 道 弟
這 種 性 格 由 小 到大 已 經 養 成 ,   改 亦 改 不 了 ,  始 終 本 性 難 移 不 是 每 一 對 高 跟 鞋 都 適 合 自 己穿 。」

死 穴 還 在 淌 淚

     電 影 上 的 小 倩 永 遠 都 是 楚 楚 可 憐 , 弱 質 纖 纖 , 很 需 要 人 保 護 , 但 現 實 生 活 中 的 小 倩 卻 是 一 個 十 分 堅 強 , 而 且 十 分 灑 脫 的 人 , 要 她 流 下 眼 淚 更 加 不 是 一 件   容 易 的 事 。

     「 到 目 前 為 止 , 都 不 知 甚 麼 是 自 己 的 死 穴 ? 因 為 通 常 自 己 會 將 這 些 死 穴 扭 轉 , 不 過 只 有 一 件 事 始 終 揮 之 不 去 , 每 次 一 有 人 提 到 已 過 身 的 媽 媽 , 全 部 眼 淚 都 會 不 由 自 主 地 流 下 來 , 由 小 到 大 都 是 媽 媽 照 顧 我 們 全 家 人 的 起 居 飲 食 , 相 處 的 時 間 亦 比 較 長 , 她 突 然 去 世 , 自 己 未 有 好 好 報 答 她 , 所 以 是 人 生 中 最 遺 憾 的 一 件 事 。 」

犯 了 校 規 

     小 倩 入 行 之 後 又 拍 電影 、 又 出 唱 片 , 事 業 看 似 十 分 順 利 , 但 實 際 上 卻 是 另 一 回 事 。 「 來 香 港 拍 戲 的 事 , 無 意 中 被 學 校 發 現 , 事 關 校 規 清 楚 寫 明 , 學 生 在 學 期 間 不 得 從 事 商 業 行 為 , 除 了 即 時 要 召 見 家 長 之 外 , 全 校 老 師 亦 要 召 開 大 會 商 討 是 否 要 處 分 我 , 當 時 的 確 成 為 了 學 校 的 大 新 聞 , 我 亦 擔 心 因 此 而 被 學 校 開 除 , 幸 好 家 人 及 大 部 分 老 師 都 明 白 我 又 不 是 去 偷 去 搶 做 壞 事 , 所 以 最 後 只 是 記 了 一 個 大 過 而 已 。 」 


願 望 是 … … 探 索 大 自 然

     大 部 分 人 心 目 中 的 願 望 都 是 大 同 小 異 , 中 六 合 彩 、 買 車 、 買 樓 、 結 婚 、 生 仔 , 但 當 問 到 小 倩 的 願 望 時 , 她 的 答 案 卻 令 人 有 點 意 外 。 「 我 現 時 短 暫 的 願 望 是 可 以 抽 時 間 考 到 一 個 潛 水 牌 及 船 牌 , 事 關 自 己 正 計 畫 拍 一 個 海 洋 特 輯 , 考 到 潛 水 牌 及 船 牌 對 這 項 工 作 就 會 方 便 一 點 , 其 次 就 是 開 拍 一 部 公 路 電 影 , 希 望 藉 看 這 部 電 影 可 以 令 大 家 找 尋 到 生 命 的 真 諦 , 不 過 一 定 要 找 到 人 投 資 才 會 做 , 之 後 就 到 希 臘 、 埃 及 、 土 耳 其 探 險 , 探 索 大 自 然 的 偉 大 , 這 樣 的 生 活 相 信 是 最 開 心 的 。 」

最 開 心 是 … … 開 一 個 牧 場 

     小 倩 這 個 人 永 遠 都 給 人 一 種 堅 強 而 又 與 眾 不 同 的 感 覺 她 的 一 舉 一 動 永 遠 都 令 人 出 乎 意 料 之 外 考 船 牌 拍 一 套 公 路 電 影 甚 至 要 到 希 臘 探 險 種 種 舉 動都 少 不 免 令 人 覺 得 不 切 實 際 。

     「 其 實 我 尚 有 一 個 心 願 就 是 開 一 個 牧 場 養 好 多 好 多 的 牛 、 羊 、 雞 、  豬 然 後 可 以 擺 放 很 多 新 式 的 農 牧 機 器 不 過 這 個 願 望 自 己 亦 覺 得 不 切 實 際 事 關 開 一 個 牧 場 開 支 很 大 的 確 要 花 上 很 多 很 多 的 錢 不 過 我 會 向 著 這 個 願 望進 發 。

↑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