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cklyn e世代的新人類─吳倩蓮

十 二 分 貝     第 二 期    2000 / 11


◎ 文  /  陳 雅 蘭
◎ 聯 訪  /  黃 佩 璘 、 楊 道 屏 、 張 天 宇 
◎ 圖 片 提 供  /  本 刊 資 料 


第 一 次 見 到 Jacklyn

     午 後 的 訪 問 定 在 兩 點 , 一 點 半 時 卻 在 後 方 傳 來 一 個 熟 悉 的 聲 音 「 Hi , 我 是  Jacklyn  ! 」 。 穿 過 眼 前 的 是 一 個 纖 細 的 身 軀 , 如 此 單 薄 , 叫 人 著 實 想 不 到 她 的 聲 音 是 如 此 的 沉 穩 和 充 滿 自 信 。 未 施 一 抹 脂 粉 的 臉 龐 , 依 然 感 受 得 到 她 的 神 采 奕 奕 , 倒 與 那 自 信 的 音 調 亳 無 二 致 。 身 著 牛 仔 褲 , 搭 配 棉 質 的 襯 衫 , 輕 鬆 舒 適 的 感 覺 拂 面 而 來 。 低 調 , 卻 無 法 不 被 她 吸 引 : 簡 單 , 卻 絲 毫 不 減 一 丁 點 兒 的 明 星 氣 質 。

     訪 談 前 , 曾 做 了 許 多 的 假 設 , 但 是 切 入 的 話 題 打 破 了 一 切 的 假 想 。 幽 默 而 善 解 人 意 的 她 , 懂 得 如 何 營 造 整 個 氣 氛 , 訪 問 早 已 從 她 踏 進 門 的 一 瞬 間 就 已 經 開 始 了 。 鏡 頭 繞 著 回 憶 打 轉 , 從 小 學 到 大 學 ,從 戲 劇 到 電 腦 到 … 我 們 跟 著 吳 倩 連 的 回 憶 一 站 一 站 進 駐 她 的 世 界 … 

從 小 到 大

話 說 從 頭

     「 小 時 候 每 天 的 早 餐 都 是 一 碗 — 肉 羹 麵 不 要 肉 羹 。 我 那 個 年 代 ,    5 元 可 是 不 得 了 的 ! 所 以 , 我 通 常 都 只 吃 湯 麵 , 因 為 湯 麵 只 要  5  元 , 肉 羹 麵 卻 要 10 元 。 只 有 在 盼 了 一 整 個 星 期 之 後 , 才 允 許 自 己 難 得 奢 侈 一 下 , 吃 一 碗 肉 羹 麵 ! 」 你 可 以 瞧 見 一 個 體 貼 的 孩 子 , 心 頭 念 著 一 碗 香 噴 噴 的 肉 羹 麵 , 小 小 的 年 紀 卻 隱 藏 著 一 顆 早 熟 的 心 , 捨 不 得 多 花 一 分 錢 。 

     「 站 在 一 群 人 裡 , 很 自 然 而 然 地 , 我 就 成 了   leader   , 所 以 小 學 當 了 六 年 的 班 長 。 因 為 我 懂 得 「 巴 結 」 老 師 , 於 是 老 師 給 了 我 一 個 上 學 可 以 穿 男 孩 子 校 服 的 特 權 。 因 此 , 當 每 一 個 小 女 生 的 制 服 都 是 清 一 色 的 裙 子 時 , 我 可 是 唯 一 一 個 可 以 穿 短 褲 上 課 的 女 孩 子 喔 ! 」 她 接 著 說 : 「 國 中 又 當 了 三 年 班 長 , 於 是 和 訓 導 主 任 混 熟 了 。 畢 業 時 , 他 幫 我 取 了 個 外 號 ─ 老 班 , 就 是 老 班 長 的 意 思 。 」 一 雙 眼 睛 咕 嚕 咕 嚕 的 轉 著 , 閃 爍 著 光 芒 , 彷 彿 這 份 殊 榮 是 與 生 俱 來 的 。

     從 國 小 到 國 中 , 九 年 的 班 長 生 涯 。 我 不 禁 納 悶 , 她 究 竟 是 怎 麼 做 到 的 ? 乖 乖 牌 與 特 立 獨 行 的 短 褲 似 乎 是 背 道 而 馳 的 。 最 後 , 從 她 的 「 髮 上 功 夫 」 得 到 了 答 案 。 「 在 我 們 那 個 年 代 呀 , 只 能 頂 個 西 瓜 皮 , 連 瀏 海 都 不 能 留 。 學 校 又 規 定 得 夾 髮 夾 , 夾 髮 夾 很 矬 耶 ! 哪 個 女 孩 兒 不 愛 漂 亮 的 。 但 是 我 們 做 學 生 的 , 又 不 能 明 爭 , 所 以 , 我 是 暗 著 來 的 。 」 接 著 , 小 倩 為 我 們 表 演 了 一 場 「 瀏 海 與 教 官 之 爭 」 ─ 「 我 在 校 門 口 遠 遠 看 到 教 官 走 過 來 , 趕 緊 把 瀏 海 撥 上 去 。 接 著 把 髮 夾 「 擺 」 在 頭 髮 上 , 就 是 不 夾 起 來 , 她 們 也 拿 我 沒 輒 。 」 俏 皮 的 表 情 加 上 豐 富 的 肢 體 動 作 , 一 會 兒 作 勢 夾 起 髮 夾 來 , 一 會 兒 又 站 起 來 挺 著 肩 膀 , 表 演 著 教 官 眼 巴 巴 盯 著 她 又 愛 又 恨 的 表 情 。 眼 神 牽 引 著 肢 體 , 熟 悉 地 演 練 技 巧 法 則 裡 的 每 一 個 步 驟 , 好 一 個 聰 明 卻 又 狡 猾 的 孩 子 !

大 學 時 代 

一 生 中 唯 一 的 強 求

     「 當 時 台 灣 剛 成 立 藝 術 學 院 不 久 , 受 了 一 部 電 影 ─ 「 名 揚 四 海 」 的 影 響 。 故 事 是 描 述 紐 約 藝 術 響 院 學 生 的 生 活 , 導 演 的 拍 攝 手 法 讓 我 強 烈 感 受 到 藝 術 學 院 裡 那 股 自 由 的 氣 息 , 所 以 我 一 心 想 唸 藝 術 學 院 , 結 果 也 順 利 的 考 上 了 。 雖 然 在 藝 術 學 院 混 了 五 年 , 但 學 到 很 多 , 不 論 是 生 活 、 求 學 、 人 生 經 驗 … 是 其 他 大 學 無 法 體 會 到 的 。 」 她 忙 著 比 手 畫 腳 起 來 。 「 那 個 時 候 , 瘋 狂 地 愛 上 吃 火 鍋 、 喝 竹 葉 青 , 連 上 課 也 在 喝 。 老 師 在 紐 約 過 慣 了 劇 場 生 活 , 還 跟 學 生 上 課 喝 成 一 片 呢 ! 因 為 常 排 戲 的 關 係 , 得 脫 鞋 排 戲 。 大 家 都 不 想 把 臭 襪 子 秀 出 來 , 所 以 全 都 不 穿 襪 子 , 改 穿 夾 腳 拖 鞋 上 課 。 」 她 說 道 : 「 那 時 的 生 活 , 有 點 放 浪 形 骸 。 但 是 , 對 我 影 響 很 大 , 尤 其 走 在 人 格 發 展 上 有 很 大 的 衝 擊 力 。 我 相 信 在 一 般 大 學 所 體 驗 到 的 , 絕 不 會 像 在 藝 術 學 院 獲 得 的 那 麼 多 。 」 眼 中 的 堅 持 是 絕 對 的 , 她 相 信 自 己 的 選 擇 , 信 任 自 己 所 選 擇 的 人 生 。

慘 痛 的 經 驗

     「 大 一 的 時 候 , 每 天 通 學 , 我 得 從 四 園 路 走 到 龍 山 寺 才 有 公 車 可 以 坐 , 要 走 很 遠 的 路 呢 ! 之 後 , 還 得 搭 一 個 半 小 時 的 車 才 到 得 了 蘆 洲 。 」 她 的 音 調 頓 時 上 揚 了 些 , 仿 彿 滿 肚 子 的 怨 氣 終 於 能 發 洩 了 一 般 。 我 們 也 跟 著 她 膛 目 結 舌 了 起 來 。 「 大 一 每 天 八 點 半 有 必 修 課 , 下 午 下 了 課 還 得 排 戲 排 到 九 點 十 點 , 每 天 只 得 搭 最 後 一 班 車 回 家 。 」 堆 滿 了 一 臉 的 無 可 奈 何 。 她 接 著 又 說 : 「 最 後 真 的 是 累 的 受 不 了 了 , 大 二 的 時 候 , 搬 了 出 來 , 和 幾 個 同 學 合 租 一 個 房 子 。 第 一 次 租 房 子 卻 是 一 次 慘 痛 的 經 驗 ─ 為 了 貪 便 宜 , 我 租 了 最 尾 巴 的 一 間 , 沒 有 窗 戶 ! 住 了 以 後 才 知 道 , 沒 窗 戶 的 房 子 , 空 氣 不 流 通 。 不 但 看 不 到 陽 光 , 人 跟 關 在 籠 子 裡 一 樣 , 監 獄 的 牢 房 起 碼 也 有 一 個 小 小 的 窗 子 可 以 透 透 氣 。 搞 得 我 平 常 都 不 想 待 在 屋 子 裡 , 每 天 都 混 到 睡 前 才 回 去 住 的 地 方 。 」 一 付 缺 氧 快 無 法 呼 吸 的 神 情 , 音 調 也 跟 著 低 盪 了 起 來 
, 我 們 似 乎 也 隱 約 感 受 到 缺 少 陽 光 的 憂 鬱 。

食 物 與 味 覺

家 庭 主 婦 的 烹 飪 哲 學
 
     「 做 菜 ? 」 嗯 … 。 頭 微 微 偏 了 一 下 , 思 考 了 兩 秒 。 「 事 實 上 , 我 是 屬 於 家 庭 主 婦 型 的 , 叫 我 拿 食 譜 燒 菜 , 我 可 不 會 。 我 向 來 都 是 打 開 冰 箱 , 看 到 有 什 麼 就 煮 什 麼 。 所 以 , 去 買 菜 時 倒 沒 有 預 設 好 要 買 些 什 麼 , 看 到 什 麼 菜 便 宜 就 買 什 麼 。 」 看 來 做 菜 對 小 倩 來 說 早 已 有 如 家 庭 主 婦 般 的 上 手 , 倒 不 需 為 了 做 菜 而 上 市 場 。 對 現 在 的 她 來 說 , 合 宜 的 菜 色 早 已 從 她 打 開 冰 箱 那 一 刻 , 就 已 經 搭 配 好 了 。

擔 仔 麵 的 滋 味
 
     「 阿 六 切 仔 麵 , 它 就 在 二 重 交 流 道 下 , 這 是 我 們 大 學 時 代 集 合 的 一 個 據 點 。 我 印 象 最 深 刻 的 , 是 一 座 白 色 小 山 。 」 我 們 滿 腦 袋 的 疑 惑 , 百 思 不 解 台 灣 哪 裡 來 的 白 色 小 山 ? 小 倩 一 眼 看 穿 我 們 的 困 惑 。 「 就 在 那 個 架 空 的 地 方 , 麵 店 架 在 舊 河 床 上 堆 滿 了 保 麗 龍 做 的 免 洗 碗 筷 。 遠 遠 望 去 , 像 座 白 色 小 山 , 跟 下 雪 可 是 沒 兩 樣 喔 ! 可 不 用 到 日 本 、 歐 洲 , 二 重 交 流 道 下 的 阿 六 擔 仔 麵 就 能 見 到 的 雪 山 呦 ! 」 嘴 角 露 出 諷 刺 的 笑 容 。
  
     「 阿 六 也 有 一 般 的 黑 白 切 , 但 它 的 切 仔 麵 可 是 道 道 地 地 的 北 部 口 味 , 一 兩 片 紅 糟 肉 鋪 在 麵 上 , 南 部 口 味 則 是 滷 肉 切 片 再 加 顆 貢 丸 。 紅 蔥 頭 可 是 必 備 的 調 味 料 , 我 從 小 就 是 吃 這 種 東 西 長 大 的 呢 。 」不 時 夾 雜 台 語 的 口 音 , 肯 定 的 語 氣 加 上 細 微 的 描 述 。 專 業 的 口 吻 脫 口 而 出 , 有 如 美 食 鑑 賞 家 的 神 情 不 時 流 露 。 我 們 這 才 學 了 一 課 — 南 部 與 北 部 的 切 仔 麵 差 一 種 料 可 就 南 轅 北 轍 了 。

愛 玩 的 孩 子
 
     「 我 剛 去 浙 江 拍 完 戲 , 接 著 呢 , 我 去 北 海 道 流 浪 了 幾 天 , 前 天 晚 上 才 剛 回 台 北 。 」 小 倩 得 意 洋 洋 的 接 著 說 : 「 我 可 是 都 玩backpacker , 正 點 吧 ! 你 們 如 果 要 什 麼 資 訊 , 我 這 兒 可 是 應 有 盡 有 的 喔 ! 」 她 愈 說 愈 起 勁 , 眉 飛 色 舞 了 起 來 , 巴 不 得 把 這 次 旅 遊 好 玩 的 事 情 全 都  一 股 腦 兒 給 吐 出 來 。

     「 規 劃 ? 」 她 想 了 一 會 兒 , 說 道 : 「 這 次 去 北 海 道 , 幾 乎 是 靠 火 車 走 遍 整 個 北 海 道 。 我 的 經 驗 是 — 事 前 周 密 的 沙 盤 演 練 到 頭 來 卻 因 不 可 預 知 的 突 發 狀 況 得 改 變 作 戰 計 劃 ! 住 的 地 方 或 是 景 點 的 安 排 都 定 到 了 再 說 。 搭 不 到 這 班 船 就 搭 下 一 班 ; 沒 地 方 睡 , 就 睡 火 車 站 。 」
 
     「 北 海 道 最 北 方 有 一 個 小 島 的 名 產 是 海 豹 肉 。 噢 , 鹹 ! 一 股 兒 怪 味 。 大 概 是 泡 海 水 泡 得 太 久 了 吧 ! 我 還 是 硬 生 生 的 把 它 給 吞 了 下 去 。。一 付 想 吃 卻 受 不 了 的 樣 子 , 光 是 那 股 鹹 味 , 就 已 經 讓 她 趕 緊 嚥 了 一 口 果 汁 。 「 你 知 道 日 本 人 的 , 他 們 的 可 愛 , 真 叫 人 受 不 了 , 不 怎 麼樣 的 東 西 , 都 可 以 被 他 們 包 裝 的 煞 有 其 事 的 樣 子 。 他 們 還 有 張 表 示 你 吃 了 海 豹 的 證 明 , 而 且 那 個 印 章 又 大 又 可 愛 。 」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她 邊 笑 邊 說 : 「 還 有 , 在 ” 雉 內 ” — 日 本 最 北 的 國 土 , 所 有 的 名 稱 , 都 有 個 「 北 」 字 , 最 北 的 冰 淇 淋 , 最 北 的 餐 廳 , 最 北 的 「 廁 所 。 … 。 」 說 廁 所 兩 個 字 的 時 候 還 提 高 了 八 度 合 。 我 們 被 她 逗 的 笑 了 半  晌 。 「 不 要 笑 , 我 還 拍 照 留 念 呢 ! 他 們 那 邊 的 人 覺 得 我 很 奇 怪 , 丕 哩 啪 啦 跟 我 講 了 一 堆 日 文 , 我 也 聽 不 懂 , 於 是 他 們 又 繼 續 自 言 自 語 … 。 」 她 邊 講 邊 笑 , 自 己 都 合 不 攏 嘴 了 , 還 叫 我 們 不 要 笑 , 她 真 是 個 逆 勢 操 作 的 能 手 。 


創 意 與 美 學 

獨 到 的 美 學
  
     「 我 也 愛 漂 亮 。 只 是 我 愛 漂 亮 的 方 式 和 別 人 不 大 一 樣 。 別 人 會 每 天 換 不 同 顏 色 的 指 甲 油 , 但 是 我 喜 歡 我 的 指 甲 是 平 平 的 , 齊 齊 的 。」 。 小 倩 秀 出 了 她 的 指 甲 給 我 們 看 , 證 明 她 的 理 念 。 「 一 般 人 可 能 會 覺 得 女 孩 子 留 一 頭 像 瀑 布 般 直 直 的 長 髮 才 好 看 , 但 是 我 覺 得 像 我 的 頭 髮 亂 翹 也 很 好 看 呀 ! 」 手 指 撥 弄 著 自 已 的 頭 髮 , 她 的 手 指 好 像 正 對 著 她 的 捲 髮 說 ─ 我 可 是 對 你 很 有 信 心 呢 !

二 十 秒 的 聯 想
 
     「 廣 告 創 意 , 一 個 對 我 有 很 大 吸 引 力 的 行 業 。 你 想 想 , 在 短 短 的 幾 秒 鐘 之 內 , 你 要 用 什 麼 樣 的 手 段 才 能 引 起 人 們 的 購 買 慾 望 ? 如 何 能 夠 在 短 短 二 十 秒 、 三 十 秒 之 內 發 揮 創 意 並 兼 顧 畫 質 的 表 現 ? 這 似 乎 是 門 大 學 問 呢 ! 如 果 在 其 中 一 個 小 小 的 環 節 上   lost   掉 一 些 東 西 , 出 來 的 東 西 可 能 跟 你 想 要 表 達 的 相 距 甚 遠 喔 ! 」 真 材 實 料 , 不 願 只 是 個 表 演 工 作 者 , 她 似 乎 想 跨 越 到 其 他 的 領 域 , 發 想 她 的 每 一 根 神 經 。 就 如 同 她 的 表 演 事 業 , 定 型 ? 門 兒 都 沒 有 !

與 生 俱 來 的 戲 感 
 
     「 暑 假 玩 票 性 質 的 打 工 讓 我 陰 錯 陽 差 的 打 進 了 電 影 圈 。 」 談 到 角 色 與 角 色 間 的 揣 摩 拿 捏 , 小 倩 立 即 給 我 們 上 了 一 課 。 「 臨 場 的 反 應 在 面 對 不 同 人 的 時 候 都 會 起 不 同 的 化 學 變 化 。 就 好 像 化 學 劑 的 調 配 , 最 後 會 產 生 怎 麼 樣 的 化 學 反 應 是 無 法 預 料 的 。 不 單 只 是 主 角 與 主 角 之 間 , 與 其 他 演 員 之 間 擦 出 的 火 花 也 是 瞬 息 萬 變 的 。 所 以 , 演 戲 的 趣 味 就 在 於 你 無 法 預 知 你 的 對 手 在 下 一 秒 鐘 會 有 什 麼 樣 的 反 應 。 」
 
     她 摸 索 了 一 下 繼 續 說 道 : 「 他 們 眼 中 的 我 多 半 是 外 柔 內 剛 的 , 於 是 他 們 給 我 起 了 一 個 綽 號 ─ 鋼 條 , 所 以 這 類 型 的 角 色 幾 乎 都 是 我 包  辦 。 倘 若 有 個 機 會 讓 我 演 個 百 分 之 百 的 柔 性 角 色 或 大 反 派 , 我 也 不 排 斥 。 」 挑 動 了 一 下 眉 毛 , 鋼 條 的 本 性 立 即 顯 露 出 來 , 似 乎 只 要 有 不 同 於 以 往 的 角 色 , 她 都 躍 躍 欲 試 。

     「 天 生 的 基 因 隱 藏 著 表 演 的 因 子 ? 」 訪 問 的 軌 跡 尋 著 時 間 的 脈 絡 將 回 憶 一 塊 塊 拼 湊 起 來 。 她 想 了 想 笑 著 說 道 : 「 也 許 是 小 時 候 常 被 派 出 去 當 代 表 的 緣 故 吧 ! 唱 歌 、 跳 舞 、 演 講 比 賽 、 辯 論  比 賽 …全 都 一 手 包 辦 。 還 記 得 小 時 候 放 假 回 南 部 , 那 時 候 可 沒 電 視 , 到 了 晚 上 , 親 戚 鄰 居 都 坐 在 曬 穀 場 的 長 板 凳 兒 納 涼 。 但 沒 別 的 事 兒 幹 , 於 是 就 叫 小 朋 友 表 演 餘 興 節 目 。 大 夥 兒 一 邊 看 我 表 演 鳳 飛 飛 、 鄧 麗 君 … , 一 邊 聊 天 說 笑 。 還 記 得 當 時 還 表 演 過 南 海 姑 娘 呢 ! 」 她 , 時 而 義 正 嚴 辭 , 時 而 俏 皮 活 潑 , 你 似 乎 抓 不 著 她 。 就 像 一 個 魔 術 方 塊 , 什 麼 時 候 翻 轉 到 哪 一 面 , 你 也 不 知 道 。 
 
     「 很 好 玩 呢 ! 」 一 臉 詭 異 俏 皮 的 模 樣 , 每 個 人 都 等 著 聽 小 倩 接 下 來 還 有 什 麼 驚 人 之 語 。 「 印 度 可 是 全 世 界 電 影 產 量 最 高 的 國 家 呢 ! 印 度 電 影 的 拍 攝 手 法 和 品 質 完 全 偏 離 一 般 的 主 流 電 影 , 電 影 的 型 態 也 跟 全 世 界 都 不 一 樣 喔 ! 可 要 抱 著 大 樹 唱 歌 呢 ! 」 在 場 的 人 都 被 她 逗 的 笑 了 起 來 。 「 我 是 抱 著 研 究 的 心 態 想 要 了 解 這 個 與 眾 不 同 的 電 影 文 化 。 當 然 , 叫 我 抱 著 樹 唱 歌 演 戲 是 不 可 能 的 啦 ! 」

戲 劇 的 延 展
  
     聊 到 她 最 新 的 作 品 , 是 一 部 有 關 財 經 方 面 的 電 視 劇 。 她 在 戲 裡 扮 演 的 角 色 是 一 名 從 美 國 矽 谷 歸 國 的 IT 與 通 訊 專 才 。 她 說 : 「 演 戲 , 是 你 踏 入 另 一 行 的 墊 腳 石 。 以 前 , 很 多 東 西 都 不 懂 , 但 是 , 每 部 戲 接 觸 的 範 疇 不 同 , 所 以 , 我 有 很 多 機 會 去 看 看 不 同 的 世 界 。 」 她 故 做 嚴 肅 , 挺 了 挺 肩 膀 。 「 認 真 的 說 起 來 , 我 所 從 事 過 的 行 業 可 不 下  數 十 個 呢 ! 」

     「 這 次 的 角 色 挺 有 挑 戰 的 。 以 前 沒 接 觸 過 有 關 IT 方 面 的 戲 , 一 直 很 想 了 解 這 方 面 的 資 訊 , 也 利 用 這 次 的 機 會 學 了 一 點 。 最 近 買 了 一 支 通 訊 科 技 方 面 的 股 票 — 台 灣 某 家 著 名 的 民 營 大 哥 大 公 司 」 , 一 臉 信 誓 旦 旦 的 樣 子 。 工 作 人 員 反 問 了 一 句 : 「 這 麼 有 信 心 ? 」 她 一 臉 不 服 輸 的 樣 子 。 「 當 然 啦 , 我 可 是 悉 心 研 究 , 頭 一 遭 可 不 能 砸 了 自 己 的 腳 。 這 家 公 司 在 市 場 方 面 的 評 價 還 不 錯 , 最 重 要 的 一 點 自 己 是 這 家 公 司 的 用 戶 , 而 且 它 的 服 務 一 直 都 蠻 好 的 。 」
  
     「 在 這 大 概 十 年 的 演 藝 生 涯 , 我 用 過 不 同 的 電 話 系 統 , 從 AMPS 到 TACS ; 從 CDMA 到 GSM900 , GSM18O0 。 手 機 呢 , 連 ” 水 壺 ” 我 都 用 過 啦 ! 」 一 臉 孩 子 氣 的 樣 子 。 一 手 托 在 耳 旁 , 假 裝 自 己 手 持 著 古 董 級 的 行 動 電 話 。 我 們 都 被 這 個 大 小 孩 逗 得 笑 個 不 停 。 「 由 於 拍 戲 的 關 係 得 到 處 跑 , 所 以 我 轉 用 這 家 公 司 的 門 號 。 至 於 服 務 品 質 方 面 , 我 用 的 還 算 有 信 心 。 還 有 它 們 最 新 的   e . WAP  功 能 , 讓 我 用 行 動 電 話 便 可 以 立 即 上 網 。 我 出 國 拍 戲 或 是 旅 行 的 時 候 , 利 用 行 動 電 話 收 發   e- mail  也 非 常 方 便 。 我 調 查 過 , 這 家 公 司 去 年 的   EPS  ( 每 一 股 稅 後 盈 餘 ) 約  3  塊  8  毛 半 , 至 於   P/E   ( 市 價 與 每 股 盈 餘 本 益 比 ) 約 16 倍 左 右 , 很 低 的 呢 ! 這 可 撿 了 個 便 宜 貨 , 以 通 訊 科 技 公 司 來 說 , 大 概 是 全 世 界 最 便 宜 的 了 。 」 工 作 人 員 半 信 半 疑 的 問 她 : 「 你 怎 麼 知 道 的 那 麼 清 楚 ? 」 她 又 接 著 說 了 下 去 : 「 小 時 候 是 個 好 奇 寶 寶 , 喜 歡 拆 東 西 , 像 是 收 音 機 、 手 錶 … 。 現 在 家 裡 舉 凡 電 視 、 電 燈 … 我 都 自 己 修 。 為 了 不 被 時 代 遺 棄 成 了 科 技 恐 龍 , 趕 快 去 買 了 一 部 手 提 電 腦 。 自 己 摸 索 了 一 陣 子 , 有 了 一 些 成 果 。 這 次 為 了 扮 演 「 專 業 通 信 人 士 」 , 特 別 上 了 一 個 星 期 的 電 腦 課 , 學 的 東 西 可 全 派 上 用 場 。 比 方 說 我 去 日 本 、 希 臘 , 旅 行 資 訊 都 是 自 己 上 網 去 downoad 下 來 的 。 哪 邊 有 什 麼 好 玩 的 , 我 都 一 清 二 楚 。 往 另 一 方 面 想 , 至 少 自 己 有 個 一 技 之 長 , 不 怕 將 來 肚 子 餓 著 了 。 」 我 想 學 東 西 對 她 來 說 似 乎 是 如 魚 得 水 的 , 她 是 個 很 能 自 得 其 樂 的  人, 即 使 是 在 面 臨 一 份 挑 戰 , 一 台 不 會 說 話 的 電 腦 , 一 個 未 知 , 她 都 能 很 豁 達 的 去 看 待 身 邊 的 每 一 件 事 物 。

     她 為 自 己 下 了 一 個 完 美 的 註 解 : 「 其 實 不 論 是 當 個 IT 新 人 類 或 是 - 個 牧 羊 人 , 這 兩 者 對 我 來 說 都 是 相 同 的 , 最 重 要 的 是 箇 中 生 活 的 體 現 。 從 國 際 網 絡 的 脈 動 中 , 我 們 可 以 學 習 到 不 同 的 知 識 , 並 了 解 新 事 物 , 進 而 體 驗 科 技 的 成 果 。 就 我 而 言 , 第 一 次 上 網 是 基 於 好 奇 , 但 現 在 有 空 閒 的 時 間 , 我 除 了 看 書 , 也 透 過 Internet   到 四 周 “ 旅 行 ” 。 」  

巨 蟹 座 眼 中 的 完 美 
 
     整 個 訪 談 在 愉 悅 的 氣 氛 中 告 一 段 落 , 五 個 鐘 頭 的 訪 問 , 沒 聽 她 喊 聲 累 。 中 場 休 息 的 時 候 , 她 口 渴 了 , 使 逕 自 拿 起 工 作 人 員 為 她 準 備 好 的 礦 泉 水 , 為 自 己 倒 了 一 杯 , 也 為 在 場 的 每 一 個 工 作 人 員 倒 了 一 杯 。 你 說 小 倩 是 個 體 貼 的 人 , 我 倒 覺 得 她 是 個 認 真 生 活 的 人 , 因 為 她 認 真 的 與 每 一 個 人 相 處 , 即 使 只 有 一 面 之 緣 。 

     在 我 腦 海 裡 , 她 說 了 一 句 話 最 讓 我 印 象 深 刻 。 「 也 許 我 是 一 個 求 好 心 切 的 人 , 所 以 , 照 顧 別 人 對 巨 蟹 座 的 我 來 說 似 乎 太 累 了 。 」 她 皺 了 一 下 眉 頭 , 點 燃 一 根 煙 , 在 空 中 盤 旋 的 煙 似 乎 也 跟 著 她 心 情 的 起 伏 。 「 所 以 , 現 在 的 我 選 擇 獨 自 一 人 , 只 要 把 自 已 照 顧 好 就 行 了 。 」 你 可 以 看 到 一 隻 敏 感 的 巨 蟹 , 為 了 怕 沙 礫 溢 出 瓶 子 , 也 為 了 保 持 瓶 中 沙 爍 的 品 質 , 她 隨 時 隨 地 都 在 努 力 的 篩 選 。 真 實 如 她 ; 坦 率 如她 , 吳 倩 蓮 不 諱 言 地 告 訴 我 們 她 心 中 真 正 的 想 法 , 即 使 是 暍 酒 ; 即 使 是 叛 逆 。

     她 走 的 時 候 與 來 時 的 感 覺 並 無 二 致 , 一 樣 的 輕 鬆 自 在 , - 樣 的 真 實 。 我 想 , 我 看 到 了 她 真 實 呈 現 的 一 面 , 我 相 信 , 你 也 看 到 了 。

後 記

一 個 屬 於 自 己 的 天 地
 
     「 以 前 想 過 寫 點 屬 於 自 己 的 東 西 , 不 涉 及 評 論 , 只 是 一 些 對 事 物 的 看 法 。 最 近 萌 生 了 一 個 念 頭 , 做 一 個 屬 於 自 己 的 官 方 網 站 , 將 自 己 出 外 旅 遊 的 心 得 , 或 是 拍 片 的 感 想 , 從 小 到 大 的 生 活 點 滴 … , 訴  諸 於 紙 筆 以 散 文 的 方 式 呈 現 。 」 似 乎 話 題 對 了 她 的 味 兒 , 她 興 致 勃 勃 地 接 著 說 了 下 去 : 「 我 有 一 個 構 想 叫 做 照 片 故 事 。 把 拍 戲 時 的 生 活 照 串 聯 起 來 , 這 些 照 片 可 以 讓 我 聯 想 到 當 初 拍 戲 的 情 景 , 一 幕 幕 串 聯 起 來 都 是 一 個 畫 面 , 一 張 接 著 一 張 , 一 部 完 全 屬 於 我 自 己 的 電 影 , 每 一 張 照 片 也 是 我 生 命 中 的 一 部 份 。 我 相 信 網 站 可 以 實 現 我 的 理 想 , 而 我 也 願 意 與 網 友 們 分 享 我 的 快 樂 與 悲 傷 , 因 為 能 與 人 一 起 分 享 是 件 令 人 打 從 心 底 溫 暖 的 事 。 」 脫 口 而 出 的 不 僅 僅 是 一 段 話 , 更 是 一 份 熱 愛 電 影 的 情 感 , 就 像 一 個 聚 寶 盆 , 這 些 寶 物 對 她 而 言 都 是 最 珍 貴 無 價 的 寶 藏 , 每 一 個 動 人 的 故 事 她 都 小 心 翼 翼 地 珍 藏 在 腦 海 中 。

吳 倩 蓮 的 基 本 資 料

中 文 名 字 : 吳 茜 蓮

英 文 名 字 : Jacklyn

綽 號 : 小 倩

身 高 : 166 cm

體 重 : 49 kg

血 型 : O

學 歷 : 大 理 女 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中 山 女 高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國 立 藝 術 學 院 戲 劇 系

生 日 : 7 月 3 日

星 座 : 巨 蟹 座

出 生 地 點 : 台 北

籍 貫 : 雲 林

性 格 : 外 柔 內 剛 、 獨  立 自 主

興 趣 : 自 助 旅 行 、 閱 讀 、  攝 影 、 寫 作 、 唱 歌 、 異 國 小 吃

寵 物 : 貓

小 學 : 為 合 唱 團 團 員

高 中 : 曾 獲 台 北 市 聲 樂 比 賽 第 二 名

大 學 : 受 電 影 名 揚 四 海 的 影 響 進 入 藝 術 學 院 , 大 二 時 被 發 掘 拍 第 一 部 電 影 「 天 若 有 情 」

得 獎 作 品 :

1994 年 獲 香 港 TVB 勁 歌 金 曲 最 有 前 途 新 人 獎 金 獎

1994 年 香 港 電 台 十 大 中 文 歌 曲 最 有 前 途 新 人 獎 金 獎

1994 年 新 城 電 台 香 港 勁 爆 新 登 場 女 歌 手 金 獎

1994 年 商 台 叱 吒 樂 壇 生 力 軍 女 歌 手 獎

1994 年 馬 來 西 亞 第 二 屆 熱 辣 中 文 金 曲 獎 之 最 辣 新 人 獎 〈 海 外 組 〉 及 全 年 DJ 心 意 金 曲 獎

1996 年 憑 電 影 夜 半 歌 聲 榮 獲 第 三 屆 中 國 長 春 電 影 節 最 佳 女 主 角 獎

1998 年 憑 電 影 半 生 緣 榮 獲 97 年 香 港 電 影 評 論 學 會 最 佳 女 主 角 獎

↑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