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OGUE雜誌 1996

feature

behind the scene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WU CHIEN LIEN

做 為 一 個 演 員 , 吳 倩 蓮 遊 走 在 各 個 角 色 之 間 , 儘 管 她 忍 不 住 感 嘆 : 「 現 在 的 電 影 圈 太 偷 懶 了 , 他 們 總 習 慣 用 最 快 速 的 方 式 , 找 到 類 似 的 角 色 ; 也 或 者 應 該 說 , 他 們 太 不 相 信 演 員 , 不 相 信 演 員 可 以 做 得 到 和 他 們 外 型 不 同 的 角 色 。 」 
然 而 不 做 演 員 , 做 為 一 個 人 、 女 人 、 情 人 ........ 這 些 角 色 的 時 候 , 吳 倩 蓮 自 覺 自 己 做 得 如 何 ? 她 有 時 義 正 嚴 詞 , 有 時 一 臉 捉 狹 的 口 吻 , 原 原 本 本 說 出 最 真 實 的 感 受 。 

吳 倩 蓮 不 做 演 員 的 時 候

          問 吳 倩 蓮 對 自 己 最 常 發 出 的 問 號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問 號 。 重 複 的 說 著 。 吹 風 機 在 攝 影 棚 的 化 妝 室 裡 嗡 嗡 作 響 , 一 張 姣 好 的 面 孔 透 過 鏡 子 反 射 出 一 種 沉 思 的 狀 態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嗯 … … , 很 多 事 情 是 不 是 做 了 以 後 就 一 定 會 有 收 穫 。 一 分 耕 耘 是 不 是 真 的 等 於 一 分 收 穫 。 慢 慢 的 語 調 , 看 了 鏡 子 一 眼 。 我 想 常 常 就 是 這 樣 的 疑 問 吧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比 方 說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比 方 說 你 做 了 一 些 辛 苦 的 表 演 , 然 後 突 然 某 天 有 個 人 對 你 說 , 你 在 那 場 戲 表 演 得 很 好 , 那 個 眼 神 , 不 錯 。 你 就 會 覺 得 很 開 心 , 覺 得 妳 的 付 出 是 有 回 應 的 。 比 方 說 有 時 候 會 覺 得 , 怎 麼 自 己 投 機 取 巧 也 成 功 了 。 例 如 聯 考 。 大 笑 。 那 好 像 就 和 運 氣 有 關 。 又 或 者 我 其 實 常 常 會 對 宣 傳 這 件 事 情 , 抱 持 著 懷 疑 的 態 度 。 每 每 在 週 而 復 始 的 疲 累 當 中 , 就 會 問 自 己 說 , 這 樣 辛 苦 的 宣 傳 有 用 嗎 。 聳 了 聳 肩 , 很 難 為 自 己 的 情 緒 清 楚 界 定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人 嘛 。 如 果 真 是 一 分 耕 耘 一 分 收 穫 , 我 想 我 會 很 努 力 的 去 耕 耘 。 但 問 題 好 像 不 是 這 樣 的 , 很 多 時 候 事 情 往 往 不 是 想 像 的 那 麼 簡 單 , 一 分 耕 耘 不 一 定 是 一 分 收 穫 。 而 且 , 就 算 有 所 獲 得 , 那 樣 的 方 式 又 是 不 是 你 要 的 呢 。 
比 方 說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你 知 道 香 港 那 個 地 方 。 嘆 了 口 氣 。 很 多 藝 人 常 常 都 得 要 不 斷 的 出 現 , 不 斷 的 參 加 一 些 活 動 , 不 斷 的 讓 記 者 看 到 他 , 彷 彿 如 果 看 不 到 他 , 記 者 就 會 以 為 他 消 失 , 而 大 家 也 就 會 慢 慢 忘 記 他 了 。 我 記 得 在 香 港 準 備 出 第 一 張 廣 東 專 輯 的 時 候 , 曾 經 有 一 位 知 名 的 歌 手 很 好 心 的 跟 我 說 , 你 要 記 得 你 生 活 中 每 一 件 瑣 碎 的 事 情 , 拍 戲 的 時 候 那 裡 被 扯 到 一 下 啊 , 昨 個 兒 不 小 心 長 了 顆 青 春 痘 啊 , 或 者 什 麼 什 麼 的 , 都 要 清 楚 的 記 住 。 不 然 你每 天 面 對 記 者 的 時 候 , 真 的 會 有 不 知 道 該 講 些 什 麼 才 好 的 感 覺 。 做 了 個 鬼 臉 。 那 種 感 覺 蠻 無 奈 的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其 實 藝 人 不 也 就 是 一 份 工 作 嗎 。 我 從 不 曾 懷 疑 我 為 什 麼 要 演 戲 , 唱 歌 , 因 為 我 很 清 楚 自 己 是 喜 歡 演 戲 , 喜 歡 唱 歌 , 喜 歡 表 演 的 。 我 不 否 認 當 一 切 成 為 商 業 行 為 的 時 候 , 所 連 帶 發 生 遊 戲 規 則 的 必 要 , 可 是 , 遊 戲 規 則 是 不 是 只 能 有 一 種 呢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我 真 的 很 懶 得 去 想 那 麼 多 八 卦 的 東 西 。 搖 了 搖 頭 。 所 以 前 陣 子 在 香 港 的 時 候 , 我 刻 意 減 少 了 很 多 很 多 的 拍 照 採 訪 , 刻 意 的 不 出 現 。 很 多 人 都 以 為 我 怎 麼 了 , 我 當 然 沒 有 怎 麼 了 , 只 是 我 很 想 要 弄 清 楚 , 藝 人 , 可 不 可 以 單 純 只 是 一 種 工 作 。 
          這 是 另 外 一 個 問 號 。
          時 間 持 續 在 混 亂 的 空 間 當 中 發 生 , 吳 倩 蓮 時 而 歡 笑 的 口 吻 , 時 而 正 經 八 百 的 表 情 , 組 合 成 為 一 種 不 安 的 騷 動 。 常 常 , 她 總 是 會 在 問 號 當 中 實 驗 , 然 後 在 實 驗 之 後 , 卻 又 無 可 奈 何 的 衍 生 成 為 另 一 個 問 號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問 她 又 是 如 何 去 看 待 自 己 在 生 命 中 不 同 角 色 的 定 義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就 只 有 兩 種 啊 。 工 作 的 時 候 和 不 工 作 時 候 的 吳 倩 蓮 。 如 果 細 分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皺 眉 。 沒 有 什 麼 差 別 。 真 的 。 對 我 來 說 , 演 員 和 歌 手 , 甚 至 其 他 必 須 附 加 的 工 作 角 色 , 其 實 都 是 一 樣 的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就 像 你 說 你 唱 歌 的 時 候 , 一 定 要 有 那 種 經 歷 才 能 去 唱 嗎 , 不 一 定 嘛 。 演 戲 也 一 樣 , 你 不 可 能 說 每 個 角 色 都 是 你 曾 經 經 歷 過 的 吧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那 無 非 都 是 一 種 表 演 。 語 氣 頓 了 頓 。 我 不 認 為 你 自 己 裡 面 一 定 要 有 類 似 的 東 西 , 才 能 夠 傳 達 同 樣 的 情 緒 , 而 是 經 過 不 斷 經 驗 之 後 的 累 積 , 跟 你 自 己 努 力 想 要 去 做 到 的 。 一 個 表 演 者 應 該 可 以 跳 脫 在 自 己 之 外 , 演 出 各 種 各 樣 不 同 的 角 色 。 當 然 , 這 之 中 還 是 要 有 一 點 天 份 的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所 以 不 管 是 用 聲 音 , 表 情 , 或 者 是 語 言 , 對 我 來 說 其 實 都 是 一 樣 的 , 都 是 一 種 創 造 。 演 戲 的 時 候 , 你 是 在 創 造 一 個 角 色 , 在 你 之 前 沒 人 給 這 個 角 色 一 個 生 命 ; 而 唱 歌 的 時 候 也 是 , 這 首 歌 只 要 不 是 翻 譯 或 是 什 麼 的 , 你 便 是 第 一 個 使 它 擁 有 完 整 生 命 的 人 。 有 時 候 想 想 , 那 種 感 覺 還 真 是 蠻 偉 大 的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那 麼 在 沒 有 面 對 鏡 頭 時 候 的 她 。 一 種 廣 泛 定 義 的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就 是 吳 倩 蓮 啦 , 就 是 正 常 的 我 囉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吃 便 當 可 以 吃 得 津 津 有 味 。 故 意 舉 起 手 上 的 便 當 , 擺 出 一 臉 的 誇 張 。 可 以 為 了 一 些 生 活 中 的 小 事 就 覺 得 很 開 心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如 果 將 人 的 位 置 , 劃 分 成 為 不 同 的 角 色 層 面 。 嗯 … … … … … …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女 兒 。 我 其 實 很 少 扮 演 女 兒 的 角 色 。 因 為 我 們 家 蠻 民 主 的 , 我 父 母 雖 然 是 很 典 型 的 台 灣 人 , 尤 其 是 我 媽 媽 , 可 是 我 們 彼 此 之 間 都 還 蠻 能 溝 通 的 , 有 什 麼 事 情 都 是 大 家 坐 下 來 一 起 討 論 。 我 覺 得 我 是 一 個 像 朋 友 的 女 兒 , 而 我 的 父 母 , 是 一 個 像 朋 友 的 父 母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情 人 。 露 出 一 個 隱 忍 不 住 的 笑 容 。 大 概 會 恢 復 女 兒 身 一 點 吧 。 必 要 時 也 會 表 現 出 一 些 需 要 被 保 護 的 感 覺 , 讓 自 己 像 個 小 女 人 。 這 是 相 處 之 道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女 人 。 我 像 個 女 人 嗎 , 可 能 是 器 官 吧 , 連 器 官 都 不 太 像 。 看 了 看 自 己 , 爆 出 了 一 連 串 的 大 笑 聲 。 可 能 是 碰 到 某 些 情 況 或 者 某 些 時 刻 的 時 候 , 就 會 像 個 女 人 了 吧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至 於 做 為 一 個 人 。 外 柔 內 剛 吧 。 你 有 沒 有 看 過 千 面 人 的 漫 畫 , 我 覺 得 我 就 有 點 像 是 裡 面 的 那 種 感 覺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藝 人 。 其 實 蠻 可 憐 的 , 有 時 候 我 也 會 想 說 , 如 果 我 不 幹 這 行 的 話 , 我 會 想 要 幹 嘛 。 我 好 像 沒 有 一 個 比 較 技 術 性 的 專 長 , 然 後 有 一 陣 子 我 就 會 覺 得 蠻 害 怕 的 , 會 想 說 , 我 是 不 是 應 該 去 學 打 字 , 或 學 些 什 麼 的 , 而 這 些 事 情 我 可 以 做 得 好 嗎 。 可 是 話 說 回 來 , 藝 人 好 像 是 沒 有 個 明 確 的 一 技 之 長 , 可 是 他 又 十 八 般 武 藝 樣 樣 都 行 , 可 能 就 是 所 謂 娛 樂 大 家 , 大 家 娛 樂 吧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柔 弱 的 外 型 與 她 爽 氣 的 性 格 不 同 , 吳 倩 蓮 始 終 直 接 。 人 其 實 很 難 把 自 己 講 清 楚 的 。 她 說 。 總 是 看 別 人 容 易 , 分 明 自 己 難 。 我 只 知 道 到 目 前 為 止 , 我 這 一 生 都 過 得 還 算 精 采 , 還 不 算 是 庸 庸 碌 碌 , 還 會 有 點 東 西 可 以 回 味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所 以 , 如 果 真 還 要 有 什 麼 希 望 , 去 嘗 試 些 不 可 能 的 事 情 。 慧 黠 的 眼 神 突 然 流 露 出 一 抹 頑 皮 。 嘗 試 當 個 男 人 吧 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 爽 朗 的 大 笑 聲 在 空 氣 裡 盤 旋 , 對 於 吳 倩 蓮 來 說 , 生 命 是 用 來 過 的 , 不 存 在 於 語 言 中 。 

撰 文 許 麗 玉

↑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