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好好過

2000 . 05 (MPH)

( 欲 看 大 圖 請 點 選 圖 片 )
( 注 意   :  每 張 照 片 會 開 一 個 瀏 覽 視 窗 , 看 完 要 記 得 將 視 窗 關 上 喔 )
 
mz-0011-ph01 mz-0011-ph02 mz-0011-ph03

          戲 中 的 吳 倩 蓮 多 半 是 外 柔 內 剛 , 市 場 接 受 了 她 這 個 樣 子 , 大 家 希 望 看 到 的 吳 倩 蓮 也 是 這 個 樣 子 的 , 但 如 果 說 她 在 訪 談 中 流 露 的 是 真 實 〈 或 至 少 是 半 真 〉 的 自 我 , 那 我 想 恰 恰 相 反 , 她 應 該 是 外 剛 內 柔 , 柔 中 又 帶 剛 。 她 不 是 那 種 侵 略 型 的 , 在 冷 靜 、 強 硬 的 外 在 裡 頭 , 你 可 以 感 受 到 她 感 性 、 包 容 的 一 面 。 一 向 低 調 的 她 承 認 不 喜 歡 接 受 訪 問 , 儘 管 如 此 還 是 非 常 專 業 盡 責 、 態 度 很 好 、 很 誠 懇 。 隨 性 的 她 讓 人 覺 得 輕 鬆 自 在 , 但 輕 鬆 得 來 又 認 真 , 認 真 得 來 又 幽 默 。 跟 這 樣 的 人 交 談 是 種 壓 力 也 是 種 享 受 。 壓 力 , 因 為 她 隨 時 反 擊 , 絕 不 和 你 打 哈 哈 ; 享 受 , 因 為 她 讓 你 不 斷 地 思 考 。
          訪 談 前 假 設 的 一 切 , 並 沒 有 完 全 成 形 , 但 感 覺 比 預 期 中 還 要 好 。 她 喜 歡 聊 天 , 所 以 所 謂 的 訪 談 不 到 一 半 , 就 成 了 沒 有 預 設 任 何 前 提 的 聊 天 。

懷 舊 的 萬 事 通

          吳 倩 蓮 是 懷 舊 的 。 她 說 , 通 過 記 者 的 訪 問 , 她 從 回 憶 中 找 回 很 多 東 西 。 她 惦 記 看 過 去 , 卻 不 活 在 其 中 。 聊 天 時 , 她 一 再 追 溯 過 往 , 卻 同 時 強 調 要 把 眼 光 放 得 遠 。

     「 我 喜 歡 舊 的 東 西 , 包 括 一 些 人 家 用 過 的 ; 太   fashion  的 , 永 遠 追 不 上 。 我 是 不 太 敏 感 的 那 種 人 , 我 寧 可 相 信 自 己 的 喜 好 , 而 不 會 隨 波 逐 流 。 」 懷 舊 的 她 喜 歡 老 歌 。 在 新 加 坡 聽 到 電 臺 播 老 歌 , 她 覺 得 很 有 意 思 。 「 新 加 坡 的 一 個 優 點 就 是 它 保 存 了 一 些 60 年 代 、 70 年 代 現 在 台 灣 找 不 到 的 東 西 。 可 能 一 些 老 華 人 還 堅 持 著 文 化 傳 統 。 像 收 音 機 裡 聽 到 我 小 時 候 的 歌 , 太 有 意 思 了 , 像 萬 沙 浪 啦 , 讓 我 挺 回 味 的 。 」

          說 她 萬 事 通 , 是 因 為 她 不 論 是 硬 的 、 軟 的 、 理 性 的 、 感 性 的 話 題 她 都 能 談 , 而 且 侃 侃 而 談 , 有 自 己 的 見 解 。 關 於 台 灣 的 政 黨 更 替 、 關 於 兩 岸 、 關 於 情 感 、 關 於 收 音 、 關 於 口 音 、 甚 至 關 於  Singlish  新 加 坡 式 英 語 , 她 都 有 一 番 見 解 和 心 得 。 「 拍 戲 時 我 對  wireless  收 音 的 狀 況 很 熟 悉 。 工 作 人 員 說 我 很  professional 。 ( 她 用 新 加 坡 式 的 口 音 說  professional , 笑 到 我 半 死 ) 我 在 這 方 面 也 理 出 一 番 心 得 。 Singlish  的 原 則 就 是 雙 音 節 以 上 的 詞 , 後 面 那 個 往 高 音 去 。 你 仔 細 想 想 對 不 對 ﹖ 」 是 , 事 後 想 了 一 想 , 有 點 道 理 。 對  fashion  不 太 敏 感 , 但 對 語 言 的 敏 感 度 相 當 高 。 她 也 察 覺 到 , 新 加 坡 人 在 不 同 語 言 和 方 言 的 相 互 影 響 之 下 , 所 講 的 福 建 話 變 得 不 純 正  ﹔她 說 : 「 問 過 人 後 知 道 馬 來 話 也 跟 原 本 的 有 點 不 一 樣 , 有 了 本 土 特 色 。 」 談 到 日 文 的 「 海 人 」 一 詞 時 她 說 : 「 搞 不 好 是 漁 夫 。 」 後 經 查 證 , 確 實 就 是 這 個 意 思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見 聞 廣 、 調 適 能 力 很 強 的 吳 倩 蓮 說 , 大 學 的 生 活 對 她 有 很 大 的 影 響 , 讓 她 覺 得 自 己 可 以 是 全 能 。 「 我 在 大 學 ( 台 灣 國 立 藝 術 學 院 ) 修 了  5  年 的 戲 劇 。 我 修 的 是 舞 台 劇 , 所 以 舞 台 上 你 看 見 的 東 西 , 我 們 都 必 須 學 , 包 括 燈 光 、 服 裝 、 佈 景 。 很 多 時 候 在 放 學 以 後 , 我 們 還 必 須 在 學 校 裡 做 工 , 車 衣 服 啦 什 麼 事 情 都 得 幹 。 所 以 我 的 大 學 生 活 對 我 影 響 很 大 , 把 我 訓 練 成 有 點 全 能 的 感 覺 。 」

好 奇 寶 寶

          積 極 求 知 的 性 格 加 上 好 奇 心 的 驅 使 令 她 懂 得 更 多 。 包 括 一 些 大 家 都 不 以 為  的 東 西 , 她 都 很 好 奇 。 「 我 是 個 好 奇 寶 寶 , 我 對 什 麼 都 很 好 奇 , 想 學 、 想 知 道 。 像 那 個 ( 她 指 著 咖 啡 座 附 近 的 一 種 植 物 ) , 你 知 道 叫 什 麼 嗎 ? 我 很 想 知 道 那 叫 什 麼 , 因 為 覺 得 它 的 紅 很 不 自 然 。 我 問 過 很 多 新 加 坡 人 , 他 們 都 不 知 道 。 它 叫    monkeycoconut  , 新 加 坡 很 多 地 方 都 看 得 到 。 」 說 完 , 有 點 得 意 。 於 是 我 再 望 了 那 東 西 一 眼 , 天 啊 , 誰 會 理 它 叫 什 麼 ? 不 就 是 街 邊 很 多 植 物 中 的 一 種 。 於 是 我 就 問 , 會 不 會 是 因 為 長 期 身 在 他 鄉 才 會 特 別 好 奇 。 不 是 嗎 ? 人 都 是 這 樣 , 一 到 陌 生 的 地 方 , 求 知 慾 特 別 強 , 什 麼 都 很 新 鮮 , 連 外 國 的 公 廁 馬 桶 的 沖 水 系 統 也 會 研 究 一 番 。 但 她 否 認 。 「 我 在 台 灣 也 是 這 樣 的 。 我 懂 得 台 灣 很 多 。 不 是 因 為 在 新 加 坡 才 好 奇 。 這 是 我 跟 人 家 不 一 樣 的 地 方 。 我 非 常 的 飢 渴 , 還 想 去 看 很 多 的 東 西 , 想 思 考 、 想 問 。 知 識 就 是 力 量 。 所 以 我 不 斷 地 強 調 , 要 看 書 、 要 唸 書 。 因 為 羅 馬 不 是 一 天 造 成 的 。 」

          吳 倩 蓮 的 自 我 要 求 很 高 。 要 做 到 不 枉 此 生 , 是 推 動 她 不 斷 學 習 和 思 考 的 一 股 力 量 。 「 我 儘 量 要 求 自 己 每 一 天 都 過 得 充 實 , 要 自 己 不 枉 此 生 。 不 會 讓 自 己 覺 得 白 走 一 遭 。 在 嚥 下 最 後 一 口 氣 , 你 知 道 你 是 有 所 收 穫 的 。 」 為 了 充 實 自 己 , 除 了 書 、 發 問 外 , 吳 倩 蓮 透 露 她 也 養 成 每 天 看 電 視 新 聞 的 習 慣 。 在 工 作 的 時 候 , 她 也 會 把 自 己 積 極 的 一 面 投 射 到 戲 中 的 角 色 中 去 。 「 拍 戲 的 時 候 , 30 % 到 40 % 會 透 露 真 東 西 。 你 再 怎 麼 樣 還 是 會 透 露 出 自 己 的 東 西 出 來 , 除 非 是 同 你 相 差 十 萬 八 千 里 的 。 我 演 的 角 色 都 有 一 個 基 調 , 就 是 積 極 的 。 像 『 半 生 緣 』 裡 頭 的 顧 曼 貞 , 在 小 說 裡 面 , 她 是 比 較 受 命 運 擺 布 的 , 當 導 演 來 找 我 演 時 , 他 就 希 望 不 是 那 樣 的 顧 曼 貞 , 不 是 一 個 那 麼 受 命 運 擺 布 的 女 孩 子 。 」

曾 經 擁 有

          對 於 同 男 友 庹 宗 華 分 手 的 事 , 吳 倩 蓮 坦 然 面 對 。 「 不 管 怎 樣 , 至 少 世 界 曾 經 擁 有 過 。 我 和 我 男 朋 友 認 識 了 11 、 12 年 , 但 因 為 大 家 的 成 長 方 向 不 一 樣 , 就 把 男 女 關 係 轉 換 成 友 情 , 這 是 很 自 然 的 事 。 你 只 要 很 用 心 , 不 是 隨 隨 便 便 去 談 這 段 感 情 , 那 也 算 曾 經 擁 有 。 不 能 說 就 這 麼 恨 啊 、 痛 苦 啊 , 你 要 撇 開 。 雖 然 我 也 還 是 會 傷 心 、 惋 惜 , 但 你 要 讓 自 己 看 遠 一 點 。 從 以 前 看 到 現 在 甚 至 未 來 , 這 只 不 過 是 人 生 的 一 小 段 。 你 只 要 覺 得 這 一 段 過 得 好 就 好 了 , 人 生 就 是 由 不 斷 的 經 歷 組 織 起 來 的 , 那 你 就 不 會 整 天 那 麼 痛 苦 。 」

          吳 倩 蓮 也 說 她 不 是 那 種 期 待 著 下 一 段 戀 情 的 人 , 一 切 隨 緣 。 「 就 像 緣 份 , 莫 名 的 東 西 , 不 用 刻 意 地 尋 找 。 中 國 人 就 有 這 麼 一 個 好 詞 兒 , 英 文 還 找 不 到 呢 ! 不 過 話 又 說 回 來 , 我 喜 歡 自 己 一 個 人 , 我 能 夠 接 受 我 不 是 小 女 人 , 不 是 一 朵 需 要 愛 情 滋 潤 的 小 花 。 愛 情 所 佔 的 比 例 不 會 那 麼 重 , 因 為 我 習 慣 一 個 人 的 生 活 。 」

獨 立 宣 言

          她 不 是 小 女 人 。 吳 倩 蓮 不 是 小 鳥 , 她 不 依 人 , 她 像 老 鷹 多 一 點 , 是 個 非 常 獨 立 的 人 。 「 現 在 這 個 社 會 是 不 分 男 女 的 , 但 是 , 在 很 多 地 方 還 是 要 靠 女 性 的 自 覺 。 在 心 理 上 、 生 理 上 獨 立 自 主 , 不 要 認 為 我 是 弱 者 , 不 然 就 會 男 女 不 平 等 了 。 自 己 要 告 訴 自 己 平 等 , 才 能 夠 爭 取 一 些 你 要 的 東 西 。 我 呼 籲 姐 姐 妹 妹 站 起 來 , 獨 立 一 點 , 不 要 去 依 賴 別 人 , 不 要 著 想 著 有 什 麼 人 可 以 依 靠 。 很 多 人 問 我 , 那 麼 節 儉 幹 嘛 ? 但 下 半 輩 子 我 要 自 己 養 自 己 啊 ! 你 不 能 預 設 什 麼 。 你 預 設 自 己 讓 老 公 養 就 不 對 了 。 萬 一 你 老 公 把 你 拋 棄 了 , 怎 麼 辦 ? 我 的 假 設 是 我 靠 我 自 己 。 所 以 我 要 散 播 一 個 毒 素 , 就 是 每 個 人 應 該 自 私 一 點 , 只 要 把 自 己 搞 好 就 好 了 。 獨 善 其 身 , 就 能 兼 善 天 下 。 」 沒 錯 , 不 讓 自 己 成 為 別 人 的 負 累 , 其 實 也 是 一 種 貢 獻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要 把 自 己 搞 好 , 好 好 地 經 營 自 己 的 人 生 , 自 信 也 很 重 要 。 吳 倩 蓮 從 小 就 覺 得 自 己 是 聰 明 的 , 我 在 想 她 可 能 是 帶 著 一 絲 的 傲 氣 來 到 這 世 界 的 。 「 我 不 可 諱 言 , 跟 同 齡 的 小 孩 相 比 , 我 比 他 們 聰 明 。 課 業 上 雖 沒 那 麼 好 , 但 是 有 一 定 的 自 信 。 自 信 很 重 要 , 這 個 自 信 發 出 自 我 催 眠 。 你 說 , 你 行 , 你 行 , 你 行 , 真 的 行 , 就 可 以 做 很 多 事 了 。 有 的 人 很 有 智 慧 , 但 缺 乏 自 信 就 會 失 敗 。 我 從 小 就 是 這 樣 希 望 自 己 往 中 性 靠 , 希 望 自 己 堅 強 一 點 , 這 一 直 都 沒 有 變 。 我 唸 書 的 時 候 就 是 這 樣 的 , 可 能 是 天 生 的 。 我 上 中 學 以 後 , 因 為 學 費 不 貴 , 我 自 己 打 工 賺 學 費 , 很 早 就 不 跟 家 裡 拿 錢 。 學 業 上 、 青 春 期 的 煩 惱 , 都 自 己 想 辦 法 去 解 決 。 」 一 切 自 己 來 , 沒 人 管 。 但 她 沒 有 學 壞 , 父 母 對 她 的 信 任 讓 她 感 動 。 我 們 家 很 傳 統 的 , 就 是 不 會 跟 爸 媽 講 性 問 題 的 那 種 。 其 實 很 多 中 國 家 庭 都 是 這 樣 , 很 少 去 跟 他 們 溝 通 , 但 你 一 樣 愛 你 爸 媽 , 你 爸 媽 一 樣 的 愛 你 。 不 過 問 題 還 是 自 己 去 解 決 。 很 多 人 認 為 女 子 無 才 便 是 德 , 但 我 父 母 不 會 , 他 們 儘 量 讓 我 們 發 揮 , 愛 怎 樣 就 怎 樣 。 當 年 我 連 飛 機 都 沒 坐 過 , 就 一 個 人 從 台 灣 飛 到 香 港 拍 電 影 , 那 時 放 暑 假 我 去 打 工 。 我 母 親 在 96 年 去 世 了 , 我 記 得 她 說 過 一 句 話 讓 我 很 感 動 。 她 說 ,她 相 信 她 的 子 女 會 做 對 的 事 , 會 朝 好 的 方 面 去 做 , 不 會 做 壞 事 。 她 相 信 我 們 是 好 孩 子 。 」

狡 猾 的 好 孩 子

          吳 倩 蓮 是 好 孩 子 , 她 從 小 就 覺 得 自 己 是 好 孩 子 , 但 卻 是 狡 猾 的 好 孩 子 。 這 是 她 說 的 。 中 學 時 , 她 不 那 麼 乖 , 但 老 師 還 都 是 喜 歡 她 。 我 想 聰 明 的 她 絕 對 有 能 力 讓 別 人 喜 歡 她 。 聰 明 的 人 大 多 有 點 狡 猾 , 吳 倩 蓮 也 不 例 外 。 再 加 上 固 執 和 倔 強 , 她 能 夠 把 事 情 分 析 得 很 好 , 說 服 別 人 接 受 她 那 一 套 , 又 不 會 讓 人 覺 得 反 感 。 她 也 說 了 , 「 我 認 定 是 怎 麼 樣 的 , 我 就 會 把 它 解 釋 成 那 樣 。 像 是 如 果 我 拒 絕 訪 問 , 我 會 有 一 個 很 好 的 理 由 , 讓 你 接 受 這 個 理 由 。 」

          她 也 運 用 科 學 上 的 解 釋 來 說 明 自 己 為 什 麼 不 喜 歡 人 多 的 地 方 。 因 為 有 數 百 個 腦 波 在 相 互 影 響 令 她 覺 得 煩 躁 。 「 因 為 我 習 慣 一 個 人 , 我 反 而 怕 團 體 生 活 。 也 不 是 怕 , 就 是 不 喜 歡 人 多 的 地 方 , 人 一 多 , 就 會 慌 、 躁 、 煩 。 一 群 陌 生 人 , 我 不 認 識 你 、 你 不 認 識 我 , 大 家 沒 有 共 同 的 目 標 。 我 是 屬 於 思 考 型 的 動 物 , 這 麼 多 人 的 腦 波 在 互 相 影 響 , 就 覺 得 躁 。 所 以 到 了 像 香 港 中 環 那 樣 的 地 方 , 我 就 常 常 不 大 舒 服 。 」 但 其 實 我 不 大 同 意 她 的 說 法 。 我 想 腦 是 用 來 思 考 的 , 心 是 用 來 感 覺 的 。 腦 波 不 應 該 會 令 你 覺 得 躁 。 但 吳 倩 蓮 始 終 堅 持 一 切 情 緒 上 的 波 動 和 無 法 自 制 的 宣 泄 , 都 應 該 由 腦 波 的 碰 撞 來 解 釋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她 是 好 人 嗎 ? 應 該 是 吧 。 她 主 動 地 說 要 講 些 保 養 的 東 西 , 因 為 擔 心 談 的 東 西 太 硬 , 我 無 法 交 差 。 我 其 實 並 不 這 麼 認 為 , 但 她 樂 意 分 享 , 我 當 然 樂 得 聽 。 「 我 不 贊 成 大 家 往 臉 上 擦 很 多 東 西 。 因 為 商 業 取 向 , 他 們 一 定 說 這 有 什 麼 什 麼 功 效 。 但 我 覺 得 自 然 最 好 。 我 沒 有 保 養 品 , 我 也 不 做 臉 的 。 因 為 工 作 的 關 係 , 在 必 要 的 時 候 我 上 妝 , 沒 有 必 要 , 就 不 會 把 東 西 往 臉 上 擦 。 但 很 重 要 一 點 就 是 卸 妝 , 你 要 卸 得 很 乾 淨 , 這 是 我 做 這 一 行 的 心 得 。 你 要 常 洗 瞼 。 」

          談 話 中 , 吳 清 蓮 傳 達 的 都 是 好 的 、 都 是 正 面 的 東 西 , 讓 人 覺 得 似 乎 有 點 刻 意 。 於 是 我 好 奇 地 問 她 , 最 大 的 失 敗 是 什 麼 ? 「 這 個 , 這 個 要 想 比 較 久 … … 。 有 時 候 大 善 良 了 , 你 想 管 人 家 著 想 , 就 委 屈 自 己 , 就 會 吃 虧 , 吃 虧 就 是 被 佔 便 宜 嘛 ! 」 心 想 這 也 算 是 失 敗 之 處 , 不 錯 不 錯 , 厲 害 , 狡 猾 的 好 孩 子 。

圈 中 的 異 數

          有 的 人 會 因 替 人 設 想 , 而 失 去 自 我 , 但 我 想 她 不 會 。 她 很 有 個 性 , 喜 歡 跟 別 人 不 一 樣 。 像 她 說 , 以 前 不 怎 麼 流 行 明 星 出 書 時 , 她 有 給 報 章 投 稿 , 但 後 來 覺 得 那 有 點 無 聊 , 就 不 願 這 麼 做 了 。 可 能 , 如 果 她 「 高 調 」 一 點 , 她 會 更 紅 。 但 她 說 自 己 高 調 不 起 來 , 她 不 愛 搞 新 聞 , 也 覺 得 沒 有 必 要 。 在 娛 樂 圈 , 她 是 異 數 。 「 為 什 麼 要 既 定 俗 成 得 那 個 樣 子 對 不 對 ? 總 會 有 一 兩 個 異 數 。 我 大 概 就 是 那 個 異 數 。 不 是 刻 意 的 , 只 是 不 想 隨 波 逐 流 。 而 且 我 真 的 不 適 合 。 你 放 眼 其 他 地 方 的 娛 樂 圈 , 還 是 有 人 正 經 八 百 地 在 工 作 。 我 就 是 那 個 在 正 經 八 百 地 工 作 的 人 , 是 個 沉 悶 的 藝 人 。 我 自 己 的 使 命 感 告 訴 我 , 不 應 該 成 為 人 家 茶 餘 飯 後 的 話 題 , 這 不 是 我 吳 倩 蓮 應 該 做 的 事 。 」

四 海 為 家

          倩 蓮 是 哪 裡 的 藝 人 , 幾 乎 已 開 始 模 糊 了 。 她 是 台 灣 人 , 但 拍 香 港 、 大 陸 的 戲 遠 比 台 灣 的 多 , 現 在 連 新 加 坡 也 沾 上 了 。 她 適 應 能 力 肯 定 是 超 強 的 。 她 說 , 希 望 下 個 目 標 是 印 度 電 影 , 但 也 不 是 想 就 能 做 。 「 印 度 電 影 是 全 世 界 產 量 最 高 的 , 就 是 抱 著 樹 唱 歌 ! ( 我 和 化 妝 師 Clarence 也 笑 了 ﹔ 而 且 笑 得 很 大 聲 … … ) 幾 乎 都 是 歌 舞 劇 嘛 , 我 很 好 奇 , 製 作 的 過 程 是 怎 樣 的 , 跟 以 前 我 所 接 觸 的 有 什 麼 不 一 樣 。 希 望 看 多 一 點 、 學 多 一 點 、 體 會 多 一 點 。 我 的 宗 旨 是 , 到 不 同 國 家 , 有 不 同 合 作 夥 伴 , 認 識 不 同 的 環 境 、 工 作 制 度 、 人 和 文 化 。 到 處 去 拍 戲 , 在 我 血 液 裡 就 存 在 這 樣 的 情 結 , 不 希 望 局 限 在 臺 灣 裡 面 。 台 灣 很 單 純 , 台 灣 島 就 是 這 些 人 , 換 來 換 去 還 是 這 些 人 ; 不 像 新 加 坡 有 各 式 各 樣 的 血 統 , 各 式 各 樣 的 種 族 、 多 元 文 化 , 這 對 未 來 是 好 的 , 這 麼 多 種 族 溫 情 地 融 合 在 一 起 , 又 有 自 己 的 個 性 在 裡 面 , 這 是 件 好 事 。 」

          輾 轉 于 中 、 港 、 臺 三 地 , 吳 倩 蓮 覺 得 自 己 是 中 國 人 還 是 台 灣 人 ? 「 我 是 雲 林 縣 人 , 我 們 家 很 早 就 渡 海 到 臺 灣 , 就 是 所 謂 的 台 灣 人 。 我 們 家 歷 代 都 是 農 民 , 一 直 到 我 爸 , 他 是 幹 警 察 的 , 所 以 我 才 在 台 北 出 世 。 如 果 不 是 , 我 們 可 能 現 在 還 在 耕 田 。 我 的 背 景 應 該 是 台 灣 人 , 但 是 因 為 我 沒 有 被 局 限 在 台 灣 , 週 游 列 國 ; 工 作 在 外 面 , 我 看 的 東 西 比 較 多 , 不 單 一 , 我 就 覺 得 我 是  Chinese  。 哪 裡 人 ﹖ 我 是 台 灣 人 , 在 台 灣 出 生 。 在 血 液 裡 面 , 我 是  Chinese  。 像 老 外 , 他 看 你 就 是 華 人 , 他 不 會 跟 你 分 類 。 」 聽 她 講 得 一 口 純 正 的 華 語 , 我 還 以 為 她 是 外 省 人 。 沒 想 到 她 卻 是 道 道 地 地 的 台 灣 人 。 她 說 , 因 為 是 演 員 , 她 嚴 格 地 要 求 自 己 講 標 準 的 華 語 。 那 至 於 兩 岸 , 她 說 : 「 其 實 早 就 三 通 了 ! 」

不 拘 小 節

          有 些 東 西 是 在 事 後 想 起 覺 得 挺 有 意 思 。 拍 照 時 吳 倩 蓮 原 本 換 了 裙 子 , 知 道 只 拍 上 半 身 後 , 她 說 那 就 不 用 坐 得 那 麼 斯 文 。 後 來 , 造 型 師   Johnny  說 , 如 果 穿 褲 子 感 覺 比 較 舒 服 , 就 換 回 褲 子 吧 ! 她 馬 上 去 換 。 Clarence 在 幫 她 化 妝 的 , 想 替 她 擦 指 甲 油 , 她 說 , 不 用 了 , 因 為 她 「 沒 有 那 個 可 以 去 掉 它 的 東 西 」 。 還 有 , 個 人 觀 察 , 她 說 , 拍 照 時 無 表 情 她 是 最 會 的 , 但 我 覺 得 那 個 有 點 調 皮 逗 趣 , 又 有 點 沾 沾 自 喜 、 帶 點 童 真 的 笑 最 溫 馨 。 還 有 還 有 , 在 戶 外 聊 天 時 , 我 們 都 被 蚊 子 叮 了 , 但 竟 然 還 可 以 一 面 抓 癢 一 面 談 。 即 使 是 看 著 上 了 妝 的 吳 倩 蓮 , 一 種 莫 名 的 感 覺 還 是 讓 我 暫 時 忘 了 她 是 演 員 、 她 是 明 星 。 其 實 , 還 沒 上 妝 的 吳 倩 蓮 很 平 凡 , 但 還 是 很 有 所 謂 的 氣 質 。 應 該 是 吧 ? 大 家 都 說 她 很 有 氣 質 。 但 什 麼 是 氣 質 ? 要 是 氣 質 是 在 智 慧 和 自 信 上 的 一 種 從 眼 神 、 神 情 、 小 動 作 中 散 發 出 的 , 無 法 形 容 、 只 可 感 應 的 靈 氣 , 那 她 確 實 很 有 氣 質 。 談 完 了 , 望 著 她 背 影 離 去 時 , 直 覺 告 訴 我 , 她 是 寂 寞 的 。 但 , 她 享 受 寂 寞 , 好 強 的 人 總 是 寂 寞 的 。 又 或 許 對 一 個 習 慣 長 期 獨 自 在 外 生 活 的 人 來 說 , 孤 獨 並 不 意 味 寂 寞 , 人 多 時 反 而 不 知 所 措 。 吳 倩 蓮 說 : 「 人 不 是 簡 單 的 , 他 有 各 式 各 樣 的 情 緒 面 , 要 說 自 己 最 難 , 所 以 我 老 說 不 出 自 己 是 怎 麼 回 事 。 」 但 其 實 你 也 說 了 蠻 多 的 , 只 是 不 全 。 因 為 你 不 願 重 複 自 己 。 上 次 談 過 的 , 最 好 這 次 不 談 , 這 次 談 過 的 , 最 好 下 次 不 談 。 在 短 短 的 幾 小 時 內 我 當 然 也 無 法 看 到 你 各 種 的 情 緒 面 , 更 何 況 在 聊 天 的 背 後 其 實 大 家 都 在 工 作 。 但 串 起 你 斷 斷 續 續 的 回 憶 片 斷 , 重 拾 你 談 話 的 點 點 滴 滴 , 我 看 到 的 是 一 個 獨 立 、 積 極 、 自 負 的 中 性 的 性 情 中 人 。 說 你 是 鋼 絲 做 的 , 我 不 同 意 。 我 想 是 一 身 的 傲 骨 支 撐 著 你 , 越 難 的 路 越 要 走 , 而 且 要 走 得 比 別 人 更 好 。

 


↑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