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牽日月星-- 劇情介紹

劇 情 大 綱 :

          一 間 大 屋 , 住 著 一 個 慈 祥 的 老 婦 人 納 蘭 情 真 。 納 蘭 姨 樂 觀 而 充 滿 智 慧 , 為 人 重 情 義 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納 蘭 姨 把 大 屋 分 租 給 三 個 女 孩 , 分 別 是 從 蒙 古 來 尋 父 的 桑 若  嵐 、 畢 業 於 音 樂 學 院 的 樂 靜 和 任 職 化 妝 品 推 廣 的 丁 貝 貝 。 三 個 女 孩 雖 然 個 性 迥 異 , 但 跟 納 蘭 姨 居 同 一 屋 簷 下 , 大 家 相 處 儼 如 一 家 人 , 三 人 更 視 納 蘭 姨 為 睿 智 的 長 者 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若 嵐 性 情 彷 如 星 星 , 永 遠 對 人 保 持 著 若 即 若 離 的 態 度 , 偶 爾 又 會 發 出 萬 丈 光 芒 , 動 人 心 魄 , 有 著 男 子 的 氣 概 , 對 生 命 和 愛 情 都 非 常 執 著 。 為 了 尋 找 不 見 多 年 的 親 生 父 親 宋 宏 基 , 若 嵐 獨 自 帶 著 母 親 的 骨 灰 來 到 上 海 , 她 要 參 加 宏 基 所 屬 機 構 舉 行 的 千 禧 金 飾 設 計 大 賽 , 從 而 一 見 那 個 一 直 不 肯 相 信 自 己 的 骨 肉 的 父 親 , 為 的 是 要 證 明 二 人 是 親 生 的 父 女 關 係 , 為 自 己 , 為 亡 母 得 回 一 個 說 法 。 另 外 , 好 打 不 平 的 若 嵐 因 要 營 救 同 鄉 姊 妹 , 而 認 識 了 來 自 新 加 坡 的 首 飾 設 計 名 師 程 天 佑 。 及 後 若 嵐 發 現 天 佑 正 是 父 親 生 意 上 的 對 頭 人 , 亦 是 金 飾 設 計 比 賽 的 評 判 , 天 佑 被 若 嵐 的 執 著 和 豪 氣 深 深 吸 引 , 為 了 贏 得 芳 心 , 甘 願 放 棄 與 宏 基 的 商 業 的 鬥 爭 , 兩 人 發 展 了 一 段 烏 鴉 變 鳳 凰 的 浪 漫 情 緣 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樂 靜 性 格 溫 婉 , 心 地 善 良 , 凡 事 總 愛 為 人 設 想 , 像 月 亮 一 樣 皎 潔 , 與 世 無 爭 , 細 膩 動 人 。 她 畢 業 於 音 樂 學 院 , 一 直 希 望 能 考 進 上 海 管 弦 樂 團 , 奈 何 屢 戰 屢 敗 , 每 天 只 可 以 到 不 同 的 酒 店 餐 廳 跑 場 , 表 演 最 擅 長 的 中 提 琴 。 樂 靜 還 愛 上 了 她 在 音 樂 學 院 裡 的 教 授 柯 向 陽 , 二 人 間 一 段 糾 纏 不 清 的 忘 年 不 倫 之 戀 , 在 樂 靜 發 現 懷 了 向 陽 的 骨 肉 的 同 時 , 也 認 清 向 陽 並 非 是 與 子 偕 老 的 對 象 , 終 於 毅 然 把 這 段 感 情 結 束 。 樂 靜 有 一 個 個 性 反 叛 的 妹 妹 樂 瑤 , 因 誤 交 壞 份 子 而 踏 入 歧 途 。 樂 靜 愛 妹 情 切 , 極 力 希 望 能 把 樂 瑤 從 墮 落 的 邊 緣 拯 救 回 來 。 此 外 , 由 於 樂 靜 每 天 要 往 來 不 同 酒 店 餐 廳 之 間 表 演 , 便 請 了 固 定 計 程 車 接 送 , 因 而 認 識 了 司 機 李 放 , 二 人 相 處 日 久 , 情 不 自 禁 產 生 了 愛 情 , 經 歷 患 難 風 雨 , 終 於 展 開 了 一 段 愛 情 故 事 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丁 貝 貝 就 像 太 陽 一 樣 , 熱 情 開 朗 , 活 力 四 射 , 活 脫 脫 的 一 個 傻 大 姐 。 她 在 化 妝 品 公 司 工 作 , 跟 任 櫥 窗 設 計 師 的 男 朋 友 康 強 交 往 多 時 , 已 達 同 居 階 段 。 貝 貝 常 到 健 身 中 心 做 運 動 , 從 而 對 健 身 中 心 的 工 作 大 感 興 趣 , 希 望 能 轉 職 到 健 身 中 心 去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三 個 女 孩 各 有 故 事 , 令 納 蘭 姨 的 大 屋 每 天 充 滿 了 生 氣 。 相 處 之 下 , 三 人 發 現 納 蘭 姨 也 有 她 自 己 難 以 解 開 的 心 結 。 原 來 樂 靜 的 司 機 李 放 竟 是 納 蘭 姨 的 兒 子 。 納 蘭 姨 在 多 年 前 介 入 了 李 放 父 母 之 間 成 為 第 三 者 , 間 接 另 李 放 母 親 自 殺 身 亡 。 雖 然 納 蘭 姨 一 直 對 李 放 愛 護 有 加 , 視 如 己 出 , 但 李 放 沒 有 原 諒 納 蘭 姨 , 認 定 納 蘭 姨 是 害 自 己 母 親 , 拆 散 自 己 家 庭 的 罪 魁 禍 首 ! 後 來 , 眾 人 發 現 納 蘭 姨 原 來 身 患 絕 症 , 把 大 屋 分 租 給 眾 人 最 希 望 有 人 陪 伴 自 己 走 最 後 的 人 生 路 。 在 三 個 女 孩 幫 助 下 , 李 放 終 於 原 諒 了 納 蘭 姨 , 納 蘭 姨 亦 能 解 開 了 心 懷 , 含 笑 而 去 。


分 集 劇 情 :

第 一 集

二 十 世 紀 九 十 年 代 。 上 海 , 一 棟 漂 亮 別 墅 裡 分 別 住 著 四 個 女 人 , 納 蘭 情 真 、 阿 好 、 丁 貝 貝 、 樂 靜 。 樂 靜 溫 柔 恬 靜 , 一 心 要 投 考 上 海 管 弦 樂 團 , 丁 貝 貝 活 潑 好 動 , 在 商 場 做 化 妝 品 售 貨 員 ; 一 天 , 出 租 汽 車 司 機 李 放 的 養 母 真 姨 〈 納 蘭 情 真 〉 過 生 日 , 貝 貝 、 樂 靜 勸 李 放 參 加 , 可 是 李 放 仍 然 記 恨 著 這 位 養 母 , 堅 決 不 去 。 桑 若 嵐 為 了 完 成 亡 母 的 心 願 , 來 到 上 海 尋 找 自 己 的 親 生 父 親 宋 宏 基 , 她 投 宿 在 媽 媽 好 友 真 姨 家 , 真 姨 安 排 若 嵐 住 在 李 放 的 房 間 。 大 家 共 同 送 了 一 份 生 日 禮 物 給 真 姨 , 說 也 有 李 放 的 份 , 真 姨 卻 揭 穿 了 大 家 的 謊 言。

第 二 集

貝 貝 去 健 身 中 心 游 泳 , 引 來 眾 人 羨 慕 的 目 光 。 健 身 中 心 老 闆 想 聘 用 貝 貝 為 健 身 教 練 , 貝 貝 高 興 而 返 。 若 嵐 生 父 宋 宏 基 在 主 持 籌 備 千 禧 金 飾 設 計 大 賽 , 若 嵐 看 到 自 己 的 生 父 , 心 情 異 常 沉 重 。 樂 靜 落 選 了 , 老 師 暗 中 指 出 樂 靜 與 柯 教 授 之 間 的 曖 昧 關 係 與 落 選 有 關 。 舞 廳 DJ 陸 秀 軒 〈 阿  Sam  〉 與 貝 貝 邂 逅 相 識 , 貝 貝 男 友 康 強 看 到 二 人 親 近 頗 為 不 悅 , 若 嵐 與 同 鄉 小 桐 見 面 , 批 評 小 桐 做 三 陪 , 小 桐 否 認 , 樂 靜 妹 妹 樂 瑤 是 一 個 反 叛 女 孩 , 樂 靜 拿 她 沒 有 辦 法 。 若 嵐 到 夜 總 會 找 李 桐 , 意 外 地 遇 見 了 新 加 坡 商 人 程 天 佑 。

第 三 集

若 嵐 來 到 李 桐 所 在 的 酒 店 , 從 老 闆 口 中 得 知 李 桐 已 經 為 避 巨 債 出 走 , 公 安 局 到 酒 店 查 案 , 若 嵐 和 天 佑 被 帶 局 裡 協 助 調 查 , 康 強 要 求 在 貝 貝 房 過 夜 , 無 奈 真 姨 在 客 廳 彈 琴 , 只 得 作 罷 。 李 放 送 樂 靜 回 家 , 聽 到 真 姨 的 琴 聲 , 仍 然 不 肯 進 去 。 樂 瑤 因 為 男 同 學 寫 給 他 的 字 條 被 公 開 遭 到 老 師 的 批 評 , 樂 瑤 不 服 氣 並 與 老 師 頂 撞 。 樂 靜 在 酒 店 演 奏 , 碰 到 柯 教 授 一 家 , 柯 太 太 似 乎 發 現 了 二 人 的 關 係 。 若 嵐 與 真 姨 談 到 她 的 生 父 , 感 慨 不 已 。

第 四 集

程 天 佑 與 宋 宏 基 為 拍 宣 傳 片 發 生 爭 執 , 只 好 暫 時 擱 置 此 事 。 貝 貝 發 現 康 強 與 女 店 員 的 曖 昧 關 係 , 氣 憤 不 已 。 李 桐 向 若 嵐 求 救 , 原 來 , 她 男 朋 友 偷 了 女 主 人 三 萬 元 , 並 且 已 到 了 寬 限 歸 還 的 限 期 , 若 嵐 求 天 佑 幫 忙 , 天 佑 康 慨 解 囊 , 但 提 出 讓 若 嵐 陪 五 天 , 每 天 工 作 12 小 時 。 樂 瑤 與 男 同 學 徐 非 關 係 發 展 很 快 。 若 嵐 如 期 前 往 , 發 現 原 來 是 陪 打 高 爾 夫 。 在 高 爾 夫 球 會 會 所 碰 到 了 宋 宏 基 , 宋 誤 會 了 若 嵐 與 天 佑 的 關 係 。

第 五 集

樂 靜 暈 倒 在 衛 生 間 , 真 姨 讓 李 放 將 她 送 進 醫 院 , 天 佑 回 到 酒 店 , 讓 若 嵐 洗 澡 , 若 嵐 以 為 天 佑 有 不 良 企 圖 , 其 實 天 佑 是 想 帶 若 嵐 去 逛 街 。 貝 貝 生 康 強 的 氣 , 康 強 解 釋 , 但 無 功 而 返 ; 李 放 送 樂 靜 去 醫 院 , 原 來 是 腹 部 腫 瘤 , 需 要 動 手 術 , 若 嵐 從 天 佑 那 裡 打 聽 到 許 多 宋 宏 基 的 事 情 , 彼 此 漸 漸 加 深 了 了 解 。 二 人 回 來 途 中 受 到 一 群 無 賴 的 刁 難 , 被 扎 破 輪 胎 , 只 好 打 電 話 求 援 ; 樂 靜 告 訴 柯 教 授 自 己 得 了 腫 瘤 並 向 柯 教 授 表 示 愛 意 , 柯 拒 絕 , 若 嵐 、 天 佑 兩 人 困 在 郊 外 , 徹 夜 難 眠 。

第 六 集

貝 貝 喝 醉 , 阿  Sam  安 排 她 到 舞 廳 休 息 室 休 息 , 若 嵐 、 天 佑 仍 然 困 在 郊 外 , 相 互 傾 吐 自 己 的 心 事 , 距 離 進 一 步 拉 近 , 貝 貝 拒 絕 了 阿  Sam   的 求 愛 。 真 姨 讓 樂 靜 壓 抑 自 己 的 感 情 並 早 日 結 束 這 段 不 倫 之 戀 。 宋 宏 基 看 到 若 嵐 的 設 計 作 品 不 禁 勾 起 了 對 若 嵐 母 親 的 回 憶 。 貝 貝 與 康 強 和 新 女 友 狹 路 相 逢 , 康 強 還 是 沒 有 回 心 轉 意 。 樂 瑤 與 徐 非 關 係 發 展 迅 速 , 卻 不 知 中 了 圈 套 , 柯 教 授 的 女 兒 向 樂 靜 挑 明 關 係 , 並 勸 樂 靜 退 出 。

第 七 集

天 佑 邀 若 嵐 參 加 舞 會 , 安 排 她 試 衣 服 、 做 頭 髮 , 貝 貝 來 健 身 中 心 上 班 卻 發 現 增 加 了 一 個 競 爭 對 手 , 一 個 月 後 確 定 留 用 人 選 。 經 理 邀 請 貝 貝 參 加 兩 位 台 灣 投 資 商 的 宴 會 , 席 間 , 貝 貝 對 兩 位 健 身 中 心 投 資 商 色 迷 迷 的 資 態 頗 感 厭 惡 , 若 嵐 如 期 參 加 金 飾 設 計 大 賽 , 她 還 是 以 樸 素 的 服 裝 進 場 , 宋 宏 基 開 始 對 若 嵐 的 身 份 產 生 懷 疑 並 最 終 攤 牌 。 一 台 灣 投 資 商 對 貝 貝 動 手 動 腳 , 貝 貝 幾 經 掙 扎 才 得 以 脫 身 , 欲 哭 無 淚 。

第 八 集

柯 太 太 的 朋 友 在 咖 啡 店 指 責 樂 靜 , 樂 靜 暈 倒 , 柯 教 授 也 聞 風 趕 來 , 真 姨 勸 柯 教 授 做 出 正 確 的 選 擇 。 宋 宏 基 仍 然 不 肯 認 這 個 女 兒 , 但 若 嵐 卻 因 為 打 開 了 僵 局 而 心 情 好 了 起 來 , 天 佑 醉 了 , 若 嵐 扶 他 到 酒 店 , 並 替 他 換 了 衣 服 。 貝 貝 依 然 對 康 強 沒 死 心 , 阿  Sam  卻 加 緊 了 追 求 貝 貝 的 步 伐 。

第 九 集

樂 瑤 與 徐 非 慶 祝 生 日 , 發 現 這 一 切 都 是 徐 非 為 了 打 賭 而 設 的 局 , 樂 瑤 拿 石 頭 砸 了 徐 非 的 宿 舍 , 學 校 要 開 除 樂 瑤 。 在 酒 店 , 天 佑 前 妻 海 倫 來 找 他 , 弄 得 大 家 尷 尬 異 常 , 天 佑 面 對 前 妻 堅 定 地 拒 絕 了 她 復 合 的 要 求 。 若 嵐 在 天 橋 等 了 很 長 時 間 , 但 天 佑 卻 因 應 付 宋 宏 基 與 海 倫 而 不 能 脫 身 , 等 到 他 來 到 這 裡 卻 已 是 人 去 橋 空 。

第 十 集

貝 貝 如 願 以 償 當 上 了 健 身 導 師 , 阿  Sam  趁 虛 而 入 緊 追 貝 貝 。 樂 瑤 失 蹤 了 , 樂 靜 到 處 尋 找 , 貝 貝 在 舞 廳 碰 到 了 樂 瑤 , 並 與 康 強 新 女 友 打 架 , 把 她 頭 部 撞 破 , 阿  Sam  讓 她 們 坐 上 李 放 的 車 子 先 走 。 柯 教 授 向 樂 靜 表 示 兩 個 人 不 可 能 在 一 起 , 天 佑 聽 說 宋 宏 基 也 對 若 嵐 感 興 趣 , 疑 惑 不 解 。 真 姨 舊 病 復 發 , 天 佑 若 嵐 送 她 進 醫 院 治 療 。

第 十 一 集

海 倫 要 跳 樓 自 殺 , 天 佑 答 應 永 遠 不 離 開 她 。 樂 靜 開 始 覺 得 李 放 才 是 真 心 愛 自 己 的 , 她 打 算 對 李 放 托 付 終 身 。 樂 靜 帶 李 放 見 真 姨 , 還 是 不 歡 而 散 。 真 姨 想 起 許 多 往 事 , 當 年 李 放 媽 媽 的 自 殺 在 李 放 的 心 靈 上 造 成 了 巨 大 創 傷 , 這 也 是 至 今 他 不 肯 認 真 姨 這 個 媽 的 原 因 ; 樂 瑤 準 備 離 校 出 走 , 樂 靜 及 時 趕 到 了 車 站 , 徐 非 也 趕 來 並 向 樂 瑤 道 歉 。

第 十 二 集

樂 瑤 向 樂 靜 道 歉 , 兩 人 和 好 如 初 。 樂 瑤 決 定 回 老 家 發 展 。 真 姨 出 院 了 , 並 將 太 陽 星 星 月 亮 項 鍊 送 給 若 嵐 、 樂 靜 和 貝 貝 , 一 家 人 其 樂 融 融 。 貝 貝 準 備 參 加 電 視 徵 婚 , 好 姨 也 極 力 推 荐 , 可 轉 播 時 卻 鬧 出 了 不 少 笑 話 。 宋 宏 基 來 找 若 嵐 , 還 是 不 承 認 若 嵐 是 女 兒 。 真 姨 建 議 若 嵐 接 受 基 因 測 試 以 確 定 父 女 關 係 , 柯 教 授 參 加 了 出 國 彩 排 , 樂 靜 也 悄 悄 地 來 了 , 柯 太 太 怒 目 相 向 要 求 柯 教 授 在 出 國 和 和 樂 靜 之 間 作 最 後 的 抉 擇 。

第 十 三 集

柯 教 授 的 女 兒 也 勸 樂 靜 放 棄 , 樂 靜 考 慮 再 三 , 痛 苦 地 決 定 與 柯 教 授 分 手 。 若 嵐 同 意 做 基 因 測 試 。 天 佑 找 到 若 嵐 並 澄 清 了 前 妻 的 誤 會 。 樂 靜 決 定 去 做 手 術 , 術 後 , 樂 靜 暈 倒 , 李 放 把 她 送 回 了 家 , 若 嵐 同 意 陪 天 佑 過 一 晚 , 因 為 天 佑 即 將 送 前 妻 回 新 加 坡 接 受 戒 酒 治 療 。

第 十 四 集

阿  Sam  意 猶 未 盡 , 到 貝 貝 房 間 繼 續 聊 天 , 李 放 帶 樂 靜 到 旅 館 開 房 , 讓 樂 靜 安 心 靜 養 , 若 嵐 向 天 佑 講 出 了 自 己 的 身 世 , 二 人 漸 漸 地 敞 開 了 心 扉 。 李 放 細 心 照 顧 樂 靜 , 並 道 出 了 自 己 的 心 事 , 若 嵐 度 過 了 浪 漫 之 夜 , 她 把 真 姨 送 給 她 的 星 星 金 飾 項 鍊 送 給 天 佑 作 為 定 情 信 物 。 電 視 徵 婚 上 認 識 的 穆 正 死 纏 著 貝 貝 , 追 到 了 健 身 俱 樂 部 。

第 十 五 集

康 強 、 穆 正 、 阿  Sam  追 到 貝 貝 家 , 貝 貝 一 籌 莫 展 , 連 健 身 房 的 工 作 也 丟 了 。 天 佑 前 妻 終 於 想 通 了 , 決 定 回 新 加 坡 並 祝 福 天 佑 與 若 嵐 早 結 連 理 。 真 姨 來 旅 館 找 樂 靜 碰 到 李 放 , 母 子 仍 然 不 能 相 認 , 樂 靜 在 外 面 住 了 一 段 時 間 後 回 到 了 久 違 的 家 。 天 佑 要 走 了 , 若 嵐 決 定 來 送 他 , 可 還 是 晚 了 。

第 十 六 集

若 嵐 目 睹 柯 教 授 一 家 分 別 的 場 面 , 心 潮 起 伏 。 穆 正 苦 心 孤 詣 搜 尋 情 敵 的 罪 證 , 穆 正 父 母 上 門 找 貝 貝 評 理 , 說 貝 貝 把 穆 正 弄 得 神 魂 顛 倒 。 宋 宏 基 想 用 錢 私 了 , 被 若 嵐 拒 絕 。 若 嵐 要 去 海 邊 撒 放 亡 母 的 骨 灰 , 樂 靜 和 貝 貝 也 想 去 。

第 十 七 集

李 放 讓 小 白 逃 跑 , 卻 被 抓 回 , 小 白 企 圖 翻 本 , 又 輸 兩 萬 , 若 嵐 三 人 逍 遙 自 在 , 碰 到 一 個 好 人 老 板 , 請 她 們 吃 海 鮮 。 小 白 暗 中 讓 真 姨 替 他 還 了 八 萬 , 李 放 聞 後 氣 極 , 若 嵐 三 人 在 旅 館 睡 不 著 , 各 自 傾 吐 自 己 心 中 的 心 事 , 李 放 寫 了 張 欠 條 給 真 姨 , 表 明 不 想 欠 真 姨 的 , 真 姨 帶 李 放 看 他 的 房 間 , 李 放 看 到 了 父 親 的 日 記 , 思 想 上 開 始 有 所 觸 動 。

第 十 八 集

李 放 終 於 明 白 自 己 一 直 誤 會 了 真 姨 , 母 子 摒 棄 前 嫌 , 正 式 相 認 。 若 嵐 三 人 也 結 束 了 旅 程 。 好 姨 突 遇 車 禍 去 世 , 眾 人 悲 傷 不 已 ; 康 強 、 穆 正 、 阿  Sam  繼 續 熱 烈 追 求 貝 貝 , 貝 貝 不 勝 煩 惱 ; 天 佑 向 若 嵐 求 婚 , 若 嵐 答 應 了 。 穆 正 把 康 強 的 照 片 交 給 了 貝 貝 , 貝 貝 氣 憤 萬 分 。 樂 靜 的 老 師 建 議 樂 靜 再 考 管 弦 樂 團 , 李 放 也 同 意 , 並 表 示 了 愛 意 , 二 人 走 到 了 一 起 。

第 十 九 集

李 放 和 樂 靜 在 天 橋 下 卿 卿 我 我 難 捨 難 分 。 貝 貝 把 穆 正 耍 了 一 頓 , 若 嵐 三 人 去 拍 婚 紗 照 , 個 個 美 貌 如 花 。 李 放 終 於 同 意 搬 回 來 和 媽 媽 一 起 住 , 看 到 久 違 的 家 , 李 放 感 慨 萬 千 , 徐 非 把 照 片 交 給 樂 靜 , 真 姨 答 應 轉 交 並 阻 止 了 他 的 非 份 之 想 。 貝 貝 到 處 找 工 作 , 到 一 家 電 機 廠 應 聘 秘 書 。 天 佑 帶 若 嵐 來 見 宋 宏 基 , 化 驗 結 果 顯 示 他 們 是 親 生 父 女 , 宋 懺 悔 過 去 的 一 意 孤 行 , 父 女 相 認 , 天 佑 把 婚 禮 場 面 搞 得 很 豪 華 , 若 嵐 有 些 不 適 應 。

第 二 十 集

若 嵐 一 時 難 以 接 受 到 新 加 坡 定 居 的 現 實 , 宋 宏 基 和 天 佑 暢 飲 , 競 爭 對 手 變 成 合 作 夥 伴 , 若 嵐 收 拾 行 裝 獨 自 上 路 。 婚 禮 如 期 舉 行 , 但 若 嵐 卻 走 了 。 天 佑 按 照 真 姨 的 指 點 找 到 了 若 嵐 , 若 嵐 說 出 了 自 己 的 想 法 , 最 後 還 是 回 了 銀 川 。 一 段 時 間 過 去 了 , 若 嵐 安 頓 好 銀 川 的 飯 店 生 意 , 決 心 到 新 加 坡 追 求 自 己 的 新 生 活 。


 ↑回上頁